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玄幻奇幻> 城堡之心 >

54、焚灭龙王、威压月语

54、焚灭龙王、威压月语

慎独行
    太阳咏者突然而悲惨的死亡将绝大多数精灵王廷的成员都惊呆了,一片死寂笼罩在战舞擂台周围,一时之间只能听到林间静静低吟的轻风和湖水轻拍岸边的声音。

    “艾拉拉在上,太阳咏者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人群之中有人轻声说,声音颤抖破碎,而且充满恐惧的味道。

    “是啊,控hún邪术……那是不可饶恕的罪恶啊!”另一个声音也低声赞同。

    “让我们来净化掉那些灰烬吧,女王陛下。”一名头戴鹿角盔的年长德鲁伊大师提议说,在他的身后,不少自然魔法公会的德鲁伊大师都在连连点头。“那是不自然的东西,有着一种非常邪恶的感觉。”

    精灵女王的脸sè非常糟糕,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奶玻璃一样苍白而透明,“不能现在净化,敖德萨大师。”她固执的摇了摇头说,“我们必须知道太阳咏者真正的死因,请你们去检查一下,然后告诉大家,刚才在太阳咏者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位精灵德鲁伊大师随后走了过去,在太阳咏者化成的灰烬前面蹲了下来,仔细检查那些灰烬之后,那位年长大师脸sè苍白的抬起头来。“女王陛下,看上去好像是控hún邪术的反噬,失去了控制的负能量一下子从太阳咏者的身体内部爆发出来,将他的身体彻底摧毁……”他的语气不很确定的说,“但是我们从没有看到过如此……迅速的衰败和腐朽,恐怕要让绿叶咏者阁下亲自进行判断才行。”

    “那就快去把绿叶咏者找来,还有仁慈咏者!萨马,你亲自去!要快!”精灵女王的目光转向呆立一边的银飞马骑士团长,口气焦灼的催促说。

    萨马好像如梦方醒一般,整个身体都战栗了一下,然后才醒过神来,向着精灵女王深深鞠躬,“遵命,女王陛下,我这就去。”他的声音低沉颓废,似乎突然之间就苍老了好几百岁,随后脚步踉跄的迅速离开了。

    “敖德萨大师,请你为尤尼肯?菲泽尔德武技大师和……”精灵女王说到这里的时候,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嘴里逸出一声轻轻的叹息,“……人类王国的欧西里斯侯爵治疗伤势。”

    年长的德鲁伊大师答应一声,转过身去,却没有迈开脚步,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过去的必要了。

    战舞擂台上升起了一团温和的白光,那是李维在为欧西里斯侯爵治疗身上的伤势,城堡之心的治愈神术效果奇佳,当白光落下并且散开的时候,不但天骑士肩头和肋下的伤口立刻止血愈合,战舞者大师的嘴里也发出一声低沉的shēn吟,然后睁开了双眼。

    “夏拉非,你感觉怎么样?”欧西里斯侯爵凑了上来,声音焦灼的询问说。

    不过尤尼肯?菲泽尔德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他的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李维和欧西里斯侯爵,表情似乎还沉浸在一场可怕的梦魇当中,“快,快去通知洛希恩王储!”他突然大声叫喊起来,“眼睛!那双眼睛!好深,好黑!那是……那是控制灵hún的邪恶魔法!”

    “夏拉非,已经结束了。”欧西里斯侯爵告诉他,同时用手牢牢抓住战舞者大师的手腕,“控制你的邪恶魔法已经被解除了,太阳咏者也已经化成了灰烬,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战舞者大师有些难以理解的喃喃重复着,他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似乎在竭力集中精神。“不……不,远远没有结束,刚刚是个开始,那双眼睛并不属于太阳咏者,他无法控制我的灵hún,我的意志还没有那么软弱!”

    李维和欧西里斯侯爵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惊讶的味道。

    “或许是他的神志还不清醒?”李维轻声嘀咕着,“使用控hún邪术的那个人明明就是太阳咏者,否则驱散术也不会对他造成反噬伤害了。”

    欧西里斯侯爵虽然因为顾忌到尤尼肯?菲泽尔德的面子而没有点头,但是目光之中实际上已经表示了赞同的味道。

    “我的神志现在很清醒!”尤尼肯?菲泽尔德低吼了一声,然后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却因为刚才的jī烈决斗而有些脱力,本来强健有力的双tuǐ上肌肉都在微微颤抖。

    欧西里斯侯爵急忙再次扶住他的肩膀,“夏拉非,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太阳咏者既然已经自取灭亡,想必不会有人再来提出什么恢复高等精灵过去地位的提案,精灵三大族群之间的裂痕已经得到了弥补,我们……”

    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在天空之中回dàng,打断了欧西里斯侯爵的解释,随后一具庞大的身体带着宛如豪雨一般泼洒的鲜血从天而降,轰然砸在了战舞擂台之上。

    偌大的擂台被压得向下重重一沉,大半浸入湖水当中,随后又在数十条铁链的共同拉拽之下反弹而起。两名处于擂台边缘的银飞马骑士顿时立足不稳,不由自主的惊叫着跌倒在地,然后滚落湖中。而格伦沃姆也差点步了他们的后尘,幸好shì从骑士反应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拔出腰间佩剑刺向地面,以此稳固住自己将要滑落的身体。

    圣剑特兰亚特?希斯的奶白sè剑身毫不费力的深深插入战舞擂台的浮石地面之中,周围镌刻的那些古精灵文字疯狂闪烁着各sè光芒,然而却无法抵御这把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纷纷发出了轻微的爆裂声。格伦沃姆好容易才重新恢复了平衡,然而当他直起身体的时候,却被近在咫尺的巨大身体给吓得全身僵硬,差点就叫出声音来。

    那是一头翡翠巨龙。

    李维?史顿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头从天而降的翡翠巨龙,在此之前他所见到的唯一一头翡翠巨龙就是破坏了巴索尔村的绿钻?佐尔格,不过它最多只算是一头未成年的幼龙,体型甚至比作为精灵王廷使者专用坐骑的那头成年绿龙还要小一些。

    然而这头翡翠巨龙却是完全成年的巨龙,它的体型远远超过成年绿龙,如果去掉那条长满锋利棘刺的尾巴,巨龙的身躯长度也超过了六十米,几乎把战舞擂台上的空间占据了一大半,尾巴末端甚至还浸泡在湖水之中。实际上如果不是刚才欧西里斯侯爵拉着李维及时跳开的话,恐怕狮鹫领主就要被这头巨龙给直接压在下面。

    李维愣了足足十多秒钟,满脑子都是自己被巨龙的身躯压成肉饼的恐怖念头,然后他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几乎是本能的拔出了腰间的骑士剑。

    这种行为看起来甚至有些可笑。

    狮鹫领主与那头庞然大物相比简直微不足道,手里的骑士剑看上去也并不比一根牙签大上多少。由于李维的斗气力量并未突破天华的层次,在面对传奇级的成年翡翠巨龙那身坚固鳞甲的时候,骑士剑的威力也的确和牙签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当李维定下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头翡翠巨龙并非用这种显得十分诡异的方式向他们发动进攻,相反,翡翠巨龙的身体状况实在令人担忧。它的身体本来带有一种骇人的魅力,充满了摄人心魄的力与美的极致,然而现在却变得伤痕累累,翡翠巨龙的左前爪承受了从天空之中坠落的主要冲击,已经彻底折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弯曲姿态;它的一只翅膀被硬生生的撕裂,只有几根筋腱与身体相连,腹部和肋下全都是宛如并排利刃切割的痕迹,坚固更胜魔法铠甲的鳞片碎裂不堪,几乎可以说体无完肤;巨龙的头部也受到重创,右半张脸鳞甲焦黑,那只右眼也早已焦突爆裂,宛如结冻的冰块一样流下眼眶。

    这些伤势非常严重,即使对于强大的翡翠巨龙也是一样,尤其是肋下的一处伤口最为严重,李维看到的时候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他甚至已经可以通过翻起的皮肉和折断的骨骼隐隐看见正在跳动的心脏!这头巨龙居然还能够发出痛苦的shēn吟,而不是当场毙命,已经可以说是生命力格外顽强了。

    早在翡翠巨龙从天而降的那一刻,湖岸四周就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一些银飞马骑士和精灵神射手紧紧握住武器,却不知道应该指向什么地方;精灵女王倒是正在发布着命令,不过无人理会,更无人服从;几名年长的高等精灵已经在目光闪烁的寻找离开的安全道路,那些月语森林的其他部族首领都在扯着脖子用本族的语言大呼小叫,不过口音太重,根本听不出他们在说什么。

    苍翼?阿斯特娜的惊惶尖叫声宛如锋利剑刃突兀而起,划开了所有嘈杂,“湛青?奥古斯都,我的陛下,你怎么了?是谁……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虽然已经有所预感,但是李维仍然忍不住全身都颤栗了一下。“这头从天而降的受伤巨龙真的是翡翠龙王!”他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随后他就听到了巨龙低沉虚弱的回答,“阿斯特娜……我的王后,快逃,快啊!”

    苍翼?阿斯特娜的深绿sè长袍骤然鼓起狂风,身影如同一道绿光一样掠地飞起,不过并不是逃跑,而是向着战舞擂台的方向飞来。看到始终充满敌意的翡翠龙后就降落在自己的身边,李维本能的后退了半步,而欧西里斯和尤尼肯?菲泽尔德则双双上前,自然之怒和苍穹之伤并肩举起,准备抵挡翡翠龙后可能发动的突袭。

    然而现在苍翼?阿斯特娜连看一眼狮鹫领主等人都顾不上,她刚刚看了一眼翡翠龙王的伤势,金绿sè的眸子之中就流下了大滴大滴的泪珠。“是谁?”她又一次发问,声音之中充满了难以遏制的悲愤,“是谁伤了你?奥古斯都,我要为你复仇,复仇!”

    巨龙生命力的顽强果然超过想象,李维本来以为翡翠龙王受到这样致命的重创,能够继续喘气已经很了不起,然而他居然还能挣扎着翻了个身,只不过有大量鲜红的龙血随着这个动作洒落战舞擂台。由于龙血之中含有大量魔力,与擂台上面镌刻的古精灵文字触碰之后,立刻伴随着嘶嘶作响的声音,升腾起一阵又一阵的粉白sè烟气。

    “阿斯特娜……不,不要想着复仇,快逃,这里不安全……”翡翠龙王断断续续的说,几乎每个字都伴随着流淌下嘴角的鲜血,“龙窟已经……已经毁了,我不知道我们的孩子有多少逃了出去,但是……你,你快逃,快啊!”

    “你再说什么胡话!”苍翼?阿斯特娜想都不想的反驳,然后朝着那些乱成一团的精灵王廷成员尖叫起来。“你们还在干什么?德鲁伊都到那里去了?生命女神神殿的牧师呢?还不快来为奥古斯都疗伤止痛?要看着他流血而死吗?”

    精灵们这才从一片混乱之中清醒过来“快,快去为翡翠龙王治疗!”精灵女王早就从蔷薇水晶的王座上站了起来,不顾仪态的大声叫喊着。

    以敖德萨大师为首的几名德鲁伊大师急忙冲向战舞擂台,不过他们可没有战舞者的身手,德鲁伊的自然魔法之中虽然有飞行和踏水而行的魔法,但是却被战舞擂台本身的力量所克制,根本无法施展出来。最后只好一个个噗通噗通的跳下湖里,运用着很久没有使用过的游泳技巧,向着战舞擂台的方向游去。

    好在战舞擂台上面镌刻的古精灵文字只对攻击类和辅助类的魔法生效,对于恢复生命的魔法还是留有空隙的,毕竟战舞者之间的较量异常jī烈凶悍,受伤溅血简直太过寻常,所以并没有将医疗神术或者单纯xìng恢复效果的自然魔法也一同屏蔽。

    那些浑身**的德鲁伊大师们在欧西里斯侯爵和战舞者大师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爬上战舞擂台,立足未稳,就在苍翼?阿斯特娜的一连串催促下为翡翠龙王施展了恢复魔法。

    能够对传奇巨龙生效的恢复魔法无疑需要非常强大,几位德鲁伊大师几乎都拿出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强恢复魔法,充满生机的翠绿光芒纷纷从他们的手中闪烁而出,即使是站在一边的李维都能感觉到那些魔法的强大力量。从效果上说,这些德鲁伊大师施展的恢复魔法只会比李维的治愈术更强,恐怕只要是还有一口气在,这些魔法就可以把已经踏入长眠国度的双脚给拖回来。

    然而绿光在接触到湛青?奥古斯都的身体之后,却传来了一连串怪异的劈啪声,仿佛什么东西正在迅速燃烧一样。

    “快!展开防御魔法!那是火焰本源力量的反噬!”迪什先生的声音突然从湖岸的方向传来。

    迪什先生的提醒来得太晚,那些德鲁伊大师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恢复魔法会jī发出残留在翡翠龙王身上的火焰本源力量,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到那股力量的可怕。血红sè的火焰随即在恢复魔法发出的绿sè光芒上燃烧起来,仿佛那不是充满自然魔力的光芒,而是蜡烛和浸泡着油脂的干柴一样。火焰随后延烧到了那些毫无防备的德鲁伊大师身上,一瞬间仿佛给他们披上了火红sè的纱衣。

    充满痛苦的凄厉惨叫冲天而起。

    只有敖德萨大师的实力最强,反应也最为迅速,他的嘴里一瞬间吐出了十多个充满魔力的命令词,身上的护身符,手中的橡木长杖和手指上的戒指纷纷发出光芒,一瞬间就在他的身体周围制造了十多个五颜六sè的魔法护盾。

    噼噼啪啪的声音连串响起,不过这一次并非是可怕的血红sè火焰,而是敖德萨大师身上那些魔法物品的炸裂声,戒指和护身符之中储藏的魔法几乎是一触即溃,只有橡木长杖释放出来的那道浓绿sè光芒多抵挡了一阵,让敖德萨大师能够及时抽身后退。

    惨叫声和火焰燃烧持续的时间都并不长,几具浑身焦黑如木炭的尸体随后颓然倒下,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一阵刺耳的狂笑声宛如连串霹雳炸响,在月语森林的上空回dàng不休,随后响起了一个震耳yù聋的巨大声音,像是石头裂开的炸响,又像火山爆发的轰鸣。

    “治疗伤势?别开玩笑了,如果你们那些孱弱的魔力也能够清除掉我的力量,那么火钻巨龙一族的威名可都要为之哭泣啦!”

    无数道目光惶然的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然而他们什么都看不清楚,天空似乎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变成了燃烧的火海,金sè、橙sè和红sè的火焰取代了云团,淡蓝sè的烟雾弥漫四周,逼人的高热炙烤着每一个人的皮肤,让人忍不住想要后退,却没法找到可以阻挡高热的地方。

    李维感到甚至连呼吸都变得难过起来,仿佛吸入喉咙里面的不是空气,而是燃烧的火焰一般。下一瞬间,他的身上亮起了银白sè斗气光芒,这才感到轻松了一些。

    “艾拉拉在上,你……你是火钻巨龙之王,焚灭龙王达里迦!”精灵女王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指着笼罩在天穹之上的那片火海,声音颤抖的惊叫起来。“帕修斯!太阳之塔……你快带人去太阳咏者居住的高塔,发动那里的防御结界!”

    火海最中间的部分简直就像是太阳一般耀眼,而那个震耳yù聋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愚蠢的精灵,太晚了,常绿之塔的结界已经因为太阳咏者的死亡和太阳之塔的毁灭而消失,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了!为了你们的愚蠢而毁灭吧!”

    随着这个声音,原本笼罩在天空之中的火海骤然降低了高度,地表温度随之剧烈上升,许多高大的橡树和白杨树的枝叶本来青翠yù滴,眨眼之间就变得焦黄枯萎,然后居然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燃烧起来!RO!。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