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修真仙侠> 邪剑至尊1 >

第十章宝种粮行

第十章宝种粮行

江和
    “武库”内张心宝睡得正甜,乍听有人“笃!笃!”敲着两片滑门,心里诧异,他们离去不久,自己又第一天到职,皇宫大内哪来的敲门?

    “是谁呀?”

    “是隔壁二里外‘太仓’守卫官梁山登,特来造访。k”

    咦!一大早就有人来串门子?是不能不应酬一番。张心宝连忙起床,推开左右两片铁门隆隆作响,见了一位穿着官服身材微胖中年汉子,满脸笑容,一颗红通通酒糟鼻子特别醒目,频频作揖连称打扰。

    张心宝请他人座,提壶倒一碗昨夜包罗携来的一坛孟丽丝送给他的西域百年佳酿,色泽琥珀鲜亮,酒气香浓充满室内,令人闻之垂涎三尺。梁山登一愕!颤动抖的手指指着桌面这碗美酒,感性的“哇!哇!”大叫二声,吓得张心宝以为酒中有毒?

    “梁兄台所为何事?这么惊慌失措!”

    “这酒是西域甜美葡萄配制,用橡木桶深藏地窖内百年难得一见,实是稀世珍品,才有如此色泽及香气,哪能瞒得了专管五谷杂粮的我。”

    梁山登小心翼翼双手捧起这碗酒停在半空中,珍惜地不使溅滴分毫,双眼直碌碌地瞪着碗中色泽,又不说话.使得张心宝一头雾水。片晌间,他双手的温度促使酒的色泽更加琥珀艳丽,香味飘扬??盈室,真叫他双眼惊喜喉结滑动猛吞涎液,伸舌舔了再舔嘴唇,却“啜”地小饮一口,啧啧大声的在嘴里流绕品尝。

    “哎哟!齿颊留香世间极至珍品,我这等低微身份的人,能饮这么一口就死而无憾矣!”

    张心宝望着他啼笑皆非,这种说法未免太夸张了吧?“梁兄台这里还余半坛,你就带回去慢慢喝吧!”

    梁山登却很有骨气地耿直说道:“不!有这碗已经足够了,酒少饮可以补气强身,多喝则伤身无益,况且咱们又是初识,随便地占人便宜就是不对,今晨特来拜访欲问你如果有什么日常需要,别客气尽量来找我!”

    “请坐!待我漱洗一番再来奉陪。”张心宝出到门外一口古井汲水盈盆,随便漱洗一番,待进入室内,已见桌面那碗酒被粱山登喝得一干二净。他一脸通红不好意思道:“嘿嘿!好酒就是好酒,不知不觉中一口接一口就喝个精光,倒叫小兄弟见笑了。”

    “别客气!再来一碗吧?”

    “不用了!一会儿若叫顶头上司‘中郎将’牛辅现,可就有一顿排头吃,此人十分势利又贪小便宜,连我米仓的杂粮都一车车的搬回府,你可得将这坛美酒收藏好,要不然叫他给拿去也不会还你一个人情。

    这么一说张心宝对牛辅的为人心底有个谱。所谓隔行如隔山,行行皆有魁,多一份闲聊长一分见识。闲谈中,张心宝才了解粱山登是世袭的粮官,对天南地北的米粮出产地及收购的价格了如指掌,尤其是分布全国各地郡府的官仓弊端更是深恶痛绝,宁愿饿死百姓也不肯通融开仓赈灾。

    梁山登酒劲运行冲脑,一脸红润就话特别多道:“不是我在夸奖,连古贤投笔从戎的班因都曾夸道:“正直游侠平日为人,是温和慈爱,肯帮助别人困难,救济别人穷苦就如及时雨,而谦让恭谨,从不自夸,确实具有绝世天资。’所以侠义之土能获得人们敬仰就是如此。”

    张心宝叹息道:“唉!可惜大儒司马光却把三百多年前的一代游侠剧孟率领三万多名百姓捍卫本朝长安‘八王之乱’的这段可歌可泣之轶事,从史实上删除,是瞧不起也不相信,他是一名平民匹夫,怎可能有这份力量。”

    梁山登不再客气地取坛倒酒入碗,大饮一口兴致勃勃道:“汉光武时期的司马迁大儒,曾在其著作《史记》中,特列‘游快’二章,表达他对侠义的崇敬,这种情操来自他深刻体念到人生的艰难及被迫害的辛酸,是本身有痛彻肺腑之洞察。”

    张心宝当然知道这段历史,看他为人耿直不阿,所以投其好道:“这又怎么说?”

    梁山登越喝酒却双眼炯炯有神大声不满道:“当他被判处‘宫刑’时.只要缴纳罚款便可救赎,可是家庭穷困借贷无门,只好任凭狱吏把生殖器阉割,当时儒家学派之高官林立,有谁伸出援手?即有此意愿者也为了明哲保身,不敢得罪汉武帝刘彻,与他画清界线。”

    他又狂饮一大口懑忿不逞道:“啐!圣道在哪里?圣人在何处?圣王在哪里?君子在哪里?父兄骨肉之尊在哪里?公正严明的律法尊严在哪里?全天下屁用的知识份子都屈服在天子圣明,臣罪当诛的奴性呻吟之中,只有侠义之士才会向这种礼义圣乐训勉,风俗习惯确立教化完成的高官门阀统治阶层挑战。侠义!才是人类灵性不灭的种子及火苗,总是针对权势而;高层当然对他深恶痛绝,欲除之而后快!”

    他双手捧碗,一口气就将酒狂饮而下,洒落满襟的酒滴,有如他脸颊不平的侠气泪珠。

    掀襟一抹酒渍纵声道:侠义精神就是道德勇气!是咱们伟大汉族的逞逞热血,运转??

    之血脉,如果抽去了它,汉族就成为一堆烂泥而已!“碰!”碗重重地接触桌面,可见他英雄气短。

    张心宝肃然起敬,再倒一碗酒给他,也为自己斟满一碗,互碰一声,豪气干云的各自一饮而尽,感触颇深道:“唉!当年大儒苟悦道:世间有三‘游’,皆是伤害品德的奸贼,就是‘游侠’、‘游说’、‘游行’。气壮势雄作威作福,利用私情结交党羽,?梁姿态处世,谓之‘游侠’。口才流利计谋层出不穷,奔驰天下利用权势,图谋掌握权柄,谓之‘游说’。和颜悦色,假冒善良迎合时尚.暗中树立帮派,用尽方法名闻天下,以博取权势与利益,谓之‘游行’。这三种人都是灾变的根源。这种说辞,实在令人喷饭。”

    三碗下肚,梁山登已把张心宝视为知己道:“操***什么大儒?狗眼比我的脐眼都不如!极尽的诋毁、诬陷、欺罔天下人,哪是一个正直和负责任的读书人态度?这个得了名位又向皇帝卖乖的荀悦,其目的不在使人了解侠义的真相,而在蒙蔽侠义的真相,他懂个屁!

    去他祖宗十八代的先人板板烂论调!”他已有七分醉,拍拍胸膛俨挺背脊,居然从怀中取出一条艳红丝巾,绑在手臂上,一副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道:“张公子!您有事就来找我,最近我赌‘邪剑’小张擂台比武会赢,委实地赚了一票,他那种挑战强权,复古的侠义之风激起了多少人的热血沸腾,博得洛阳城民间的崇敬及浩叹!”

    这个动作反倒使章心宝搓*揉双颊感觉尴尬道:“他激于义愤才打伤一个年轻人,就有这么多人崇敬?”

    “嘿!他可是拳打洛阳‘董卧虎’的浪荡子,你就不知道整座皇城都是他的势力范围,过份的嚣张跋扈,光看当街**妇女就知道,老百姓都给董氏家族欺侮得敢怒而不敢言了.这件事简直大快人心!”张心宝见他酒醉话匣子一打开,真会没完没了,灵机一动,忙把话题扯开道:“老兄!我有一件事请你帮忙。““说!自己人不需客套,刚才我已把话讲清楚了。”张心宝试探性地说道:“我也算是一名没落的门阀之后,祖传手中有一笔资金,本想改行做点五谷杂粮的生意,你老兄又是这方面的专才,是否肯帮小弟的忙?”

    梁山登豪爽的一拍其肩头热心道:“你的见识不差!看管‘武库’若一个一不小心就得掉脑袋,哪有我的‘太仓’轻松自在,了不起赔钱了事。但是,开粮行没有上层的官方关系及一笔庞大的资金是运转不来的,如果开间米铺,对您又是大材小用,可要想清楚喽!”

    张心宝瞧他误会自己的意思,扯了一个谎,忙解释道:“老兄误会了!是我母亲娘家有一大堆的女眷太闲了,想在全国各地开粮行,顺便可以赈灾做好事,你看需要多少资金及人力帮忙?是想聘请你老兄当总管掌柜的,并非是开小米铺。”

    梁山登吓了一跳,已经酒醒三分,以为他在开玩笑道:“什么!在天下十六州开粮行?

    老弟你有没有搞错?没有黑道背景,光叫那些贪官及难民抢都抢光了,居然还当起慈善事业?”

    “这些老兄你就别担心!我母亲娘家的势力遍及天下,与官家黑道都有关系,当然不怕会出什么岔子。”梁山登以怀疑的眼光瞪他,好像是说你母亲娘家那么有办法,那你还窝在这里喝西北风?

    张心宝当然会意,连忙作揖道:“老兄!我就是有先祖的游侠儿臭脾气,不依靠群带关系取功

    名,反要那些妇道人家听命于我,叫她们开粮行自力更生,才能了解民间疾苦。”

    梁山登也就释然,却一皱眉头道:“开粮行在战乱时刻最为吃香,也风险最大,目前富有门阀经过‘黄巾之乱’以后损失不小,皆抽腿不愿承担风险,倒是个好时机……”

    张心宝神采焕然兴奋抢说道:“那我们就干喽!”

    梁山登大略盘算一下,叹口气道:“唉!你可有一百万两资金的开办费?”

    “有!”

    张心宝斩钉截铁地回答,就是不使他气馁,本意是要运用‘花种’密探组织的二千余人,开粮行也可以进行密探工作,不需出卖色相作贱自己,反而更能深入民间家家户户,哪口富豪及贫穷人家不需吃杂粮的?

    “好!你可再有一百万两资金的屯积本钱?”

    “有!一个月后就有三百万两进帐!”张心宝并没有骗他,因为欲利用与“佞魅针”赵残擂台比武的机会用十万两趁机再捞一票,当然不可能告诉他。

    梁山登双眼异采,一甩官棺,以亢奋颤抖的声调道:“好!老哥就舍命陪君子,这个芝麻小官当得也够窝囊了,您以后就是主子,采办米粮及粮行制度得听我的,一切的黑白两道人脉由您沟

    通关系,尤其黄河与长江水域运输最为重要。”

    “哈!刚好‘漕帮’总霸子鲁肃与我有些交情,肯定一帆风顺。”张心宝为了取信于他,从怀中取出当年鲁老爷子认自己为螟蛉义子赠予的‘漕帮’通行四海之耀目金龙旗。

    梁山登虽不是江湖中人,曾任江南粮官,却也知道“漕帮”在江南龙蛇混杂无孔不入的势力,自然更加信服得五体投地。他连忙改换口气恭声道:“主子!游侠之后代,就是有至交的朋友遍天下,光这只令旗就可在全国水运界呼风唤雨了,是粮商运输最重要的命脉。现在得洗把脸

    退退酒气,等一会出宫办事,你看用什么字号对外营业比较吉利?”

    “喔!就用‘宝种’为商号吧!”

    张心宝很满意这种说干就干的血性汉子,随同他出外亲自打井水给其漱洗一番,小小的亲切动作却使他紧记于心,确实找对了主子,岂有不跟随其创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这时候巧得很!从南边一辆豪华马车插着“董”字大旗飘扬,八匹骏马鼻翼嗡图喘气,跑得油亮亮的汗水挥洒,把皇宫大内当跑马场似地,辘辘轮声急奔而至。在北边“谷门”

    处.也有一辆半銮凤仪黄盖马车插有“孟”字大旗迎风飞扬,八匹西域雄壮威武的骏马拖曳,度极快地冲过来。

    两辆马车好像互别苗头地同时到达张心宝及洗脸的梁山登前方一丈远,马声嘶鸣掀踢翻飞而上。梁山登长年看守“太仓”出入宫廷,岂会不认得这两辆马车的来历,一时间吓得脸色青,欲拉着张心宝往库门内躲避,怎知有如推一尊重逾千斤的石像,无法动其分毫。

    他吓得酒意全醒.急得说话似连珠炮直响道;‘我的妈呀!北边是‘西华公主’亲临,南边是董家三小姐到场,她们在宫廷内没有一个人惹得起,也不知为了什么事,居然到最偏僻的地方来,咱们快回避,以免倒大霉!”

    张心宝搓*揉脸颊一副无可奈何的苦笑表情道:”唉!她们是来找我的碴!”

    话音旋落。简直就把梁山登吓得半死,刚才兴致勃勃欲创业的讨论,不就是脐眼里放屁——没有这回事?那这会儿他还在傻傻的微笑,简直就是买咸鱼放生——不知死活!梁山登惊疑的脑筋还没有转过来………却见孟丽丝惊颤颤地啜着泪珠儿,从马车内狂奔出来,挽着张心宝的右手腕哭诉道:“张大哥!人家‘剑堂’出了人命,遗失一柄上古宝剑,请您跟我回府一探究竟!”

    惊见董缨掀帘而出,望见张心宝好像生逢死别,带着梨花玉靥粉红双颊,喜极而泣的哀怨表情,一下子飞奔挽着他的左手腕。幽幽伤感道:“相公!奴家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您了……那么狠心也不派人捎个信来告知……”

    原来张心宝跟她们……有如老太婆的被子——盖有年矣!听到她们对他亲昵的呼叫,梁山登伸出颤惊惊的双手一边指着二个女子,知道这下子开粮行有望,在大惊大喜冲激之下,连跪拜磕头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这可是死罪一条……

    “哎呀!死了!”吓得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僵硬地往后一躺,不醒入事反而更好,真没人知道是真是假?

    !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