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网游竞技> 民工爱上万金小姐 >

第215章 魂牵梦萦

第215章 魂牵梦萦

西百草
    我心急如焚,背脊上凉飕飕地蹿着冷汗,脚底不敢有片刻停滞,在渺茫而凄清的夜sè里,沿着纵横交错的山路一圈又一圈地搜寻着,极尽全身所有力气大声呼唤着“冬彤”这两个秀美却让我痛断肝肠的字,慢慢地,我腿变得酸软无力,嗓子嘶哑而干涩,面部表情也在乍暖还寒的夜风中变得僵硬发紧,而心则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我在大山上所涉足范围的广阔缓缓沉到了深渊。

    最后,当我确认我的呼唤声已经将这座石头山的每一个角落都覆盖过之后,我便站在石头山顶的一块巨石上茫然四顾、惊惶失措。

    按理说,谢冬彤既然是去找我,即便她找错方向迷了路,也应该还是在这座大山里转悠啊,不应该听不到我的呼喊,除非她不愿意响应我的呼唤,而这种可能xìng几乎是不存在的。

    又或者是她独自一个人回家了?可是根据她乖巧柔顺的个xìng以及这段rì子来和我出双入对而形成的行为习惯,她是不应该会撇下我而默默独行的。

    那是不是碰到什么意外了?虽然这大石头山里鲜有毒虫猛兽,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天地崩裂、人间沦丧!

    一念及此,我的胸口突突一阵猛跳,心胸里顿有一种水漫土淹而却又亡魂直冒的复杂感觉。

    可我没有千里眼,没有万里耳,没有飞毛腿,我感觉不到小姑娘的丝毫芳息,谢冬彤的手机也早就停机了,这条联系方式也已断绝,我站在石头上急得团团转,空有一腔愿为谢冬彤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心思却没有任何使劲的方向。

    似乎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她祈祷了!我心中急得冒烟,惶然四顾之下,一眼扫及了夜sè朦胧中那座位于两山之间深谷里庵堂模糊的暗影,顺道就这么想了一下。

    可就是这么一想,我突然心中一动,莫非谢冬彤独自一个人去那庵堂里了?联想起上次谢冬彤在庵堂里的表现,我愈发觉得是这么回事了!

    我沉到谷底的心立马就活泛起来,凉冰冰的身体里也开始有了点暖意。

    不及多想,我甩开大步,早顾不得一路上荆棘草木的纠缠和碎石头土坷垃的磕绊,沿着陡峻的山坡向着深谷里那座孤零零的庵堂飞扑而下。

    由于急不择路,有好几次险些被石头和杂草绊倒,都在我跌跌撞撞地躲避下,险之又险地堪堪稳住。

    在我迫不及待地奔跑下,高峻而悠长的山坡在我脚底下快速滑过,借助天幕上残留的些许微光,庵堂灰蒙蒙的院门终于映现在我的眼前。

    庵堂依然那样沉静,大门一如上次那般静静地虚掩着,似乎从来没有人来打扰过它的安宁。

    我的心一下子就又揪紧了,这可是我最后的希望,我甚至不敢再出声呼唤谢冬彤,我怕我的呼唤得不到谢冬彤的回应,从而使我的绝望状态提前来临。

    我仰头长长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山气,感觉心里踏实一点身子实在一点了,便一甩头毅然决然推门而入。

    那个凶恶丑陋的门神依然在模糊的暗影里张牙舞爪、作势yù扑,不过我心有她属它已然对我构不成任何刺激,只是不要吓着我的谢冬彤就好。

    无视门神,快步绕过影壁,迎面便是那座佛堂,随着我的脚步踏前几步,如同突然之间,我耳中灌入一串细细碎碎的哭声,那哭声凄恻零落,在暗夜的风中飘摇不定,似有似无,但闻之却令人泫然yù泣、悲怆难抑。

    我的心一下子提升到了嗓子眼,嘴里喃喃道了一声“冬彤!”,然后,再难自控,纵身扑入了佛堂的大门。

    果然,在观世音菩萨香案前那个蒲团上,跪着一个娇弱的身子,那身子微微弓着身,在暗沉沉的光影中似乎还有着轻微的颤抖,那令人魂断神伤的凄怆哭声,便是自这个身子处发出来的。

    这个在我心里已凝固成女神的熟悉身影,我不用眼睛也可以判断,那便是,谢冬彤。

    刻骨铭心地感受着谢冬彤楚楚可怜的凄苦情状,我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我此时的心境,那便是心碎肠断。

    我强忍着心中的悲戚,沉沉地叹了口气,静静地走到谢冬彤的身旁,蹲下,将她轻轻地揽在怀里。

    自我在门口轻唤了一声“冬彤”直至我将她揽在怀里,这一整个过程中,谢冬彤一直没有扭过头来看我,即便她已温顺地依偎在我的怀里,也只是身子轻微拱动了一下,依然没有抬头没有说话。

    她似乎想要强行终止她抽抽搭搭的哭泣,但似乎悲从中来,难以自控,依然香肩一耸一耸,嘴里则由呜呜咽咽变成了咿咿呀呀。

    我心中也有痛不yù生之感,伸手将谢冬彤的螓首轻轻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儿顿时楚楚可怜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暗影中闪着荧光的珠泪还在小姑娘优美的眼角波涛汹涌,那哀怜而凄美的模样简直能融化世间最铁血男儿的心肠。

    我抬起手臂替她抹去些微泪珠,轻抚着她的背,悲叹了口气道:“冬彤,怎么啦,跟哥说说,哥来帮你!”

    谢冬彤如同被搅动了情绪发生器,竟又伏在我的怀里,不再压抑,放声哭了起来。

    我轻轻地有节奏地拂拭着她的背,帮助她将情绪表达出来。

    谢冬彤痛哭流涕了一会,终于哭声转弱,逐渐平缓了下来,好半响,她身子一动,抬起头来,抬起手臂信手抹了一下涕泪模糊的俏脸,然后凄然一笑道:“哥,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我摇摇头,紧问道:“冬彤,快告诉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谢冬彤小嘴一瘪,竟又似有点要哭的冲动,终于只是抽抽搭搭地呢喃着:“我,我梦见姥姥了!”

    我大嘴张开,好一阵愕然后,喃喃道:“哦,梦见姥姥了,那又如何呢?”

    谢冬彤凄楚一笑,螓首微微垂下,黯然道:“姥姥责怪我为什么这么久不去看她,我就象小时候跟她去庵堂祈祷一样跑到这里向她忏悔来了!”

    “啊!”我张口结舌地望着她,心中则在波澜起伏。

    谢冬彤凄然望我一眼,低低地说道:“哥,你别介意,我有时候比较任xìng,但不是冲着你来的!”

    我不自觉摇了摇头,微苦一笑道:“冬彤,哥知道你想姥姥了,没有什么可忌讳的,哥明天就带你回běi jīng!”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