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一百一四章 【危难之时】

第一百一四章 【危难之时】

凡圣
    事情进展到这种地步,要是胡强还没有猜测出来,这几个恶棍想要干什么得话,那么他得智商估计与类人猿可以相媲美了。见到这几个无赖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地挟持了一个少女,而且还要做非礼之事,这不能不说是给男人的脸上抹黑。

    胡强平生最忌很得就是这种欺负弱小得人了,特别还是对毫无缚鸡之力得女人,那就更是罪不可恕了。但,胡强还不敢贸然地出手,因为自己还不太了解情况,万一人家这是一对儿小两口,想玩点特殊得刺激,那自己不是成了搅局者,到那时候可就好心办了坏事。

    又仔细地观察了几秒钟,胡强现自己得猜测是对得,这三个小子一定是没安好心,因为他们总是鬼头鬼脑地害怕有人突然出现,没有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要不是想做坏事得话,凭什么怕别人现。想到这里胡强一纵身跳上了一棵很高得白杨树,借着树枝得任性又一跃而上那三个小子所在得假山石上面,然后将身子躲在一块能够彻底遮住自己整个脸部的石头后面。

    之所以决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考虑,因为看样子这三个家伙对这个学校的环境比较熟悉,不是松江大学的学生也是经常在这附近活动得无赖,自己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好,但现在此刻又想帮忙,就只有不暴露身份得这个办法。找好了自己得藏身之处,胡强就透过假山石之间得缝隙,紧紧地盯着里面得状况展。

    那猥亵的家伙眼中喷出可怕得欲火,喉咙里面不断地出呼噜呼噜得声音,一双手抓向那肥而白的肥屁,手指在那光滑的皮肤上擦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尖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脸上显现出的表情像是有着无尽的回味。就连他的在旁边正在看着的同伙,见到这样的状况都不禁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心说着家伙怎么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简直是太低级了。

    胡强可是在此刻就看不下去了,在那假山石上随手摸了一块小石头子,瞄准了他的脖颈处就飞了过去。当然,胡强也并不是小李飞刀例不虚,想打什么地方就打什么地方,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误差,那石头子擦着猥亵的家伙的肉皮就过去了。

    那猥亵的家伙满心的惦记着面前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去注意生什么,反倒是那旁边的同伙现了异常,因为他突然见到自己同伴的脖子上,不知道怎么地多了个口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肉皮都往外面翻翻着,鲜血也一滴滴地从中挤了出来。

    我说,刚才是不是你让这女的给挠到了,这脖子上面怎么出了这么大个口子,难道你就不觉得疼吗?

    同伙指着那猥亵的家伙的伤口说道,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注意,所以被同伙说的一愣,还以为是跟自己在开玩笑,可用手往脖子上面一抹,可不是那伤口还挺大,一碰之下那是火辣辣的疼。

    哎呀,这婊子,他娘的下这么狠的手,看我不收拾你。

    猥亵的家伙此刻也就忘记了刚才的邪念,将满腔的怒火都要泄在这面前的女人身上,他抬起脚来照着那女生的屁股就是一下,那女生本就是半弓着身体站着,双手又都被紧紧地绑着,这一脚下来她哪里还能够站得稳,当即就向前扑倒在地跪在了下面。

    那假山石下面都是碎石头,可能那女生穿的不是很多,被石头格得皮肉疼了,眼泪不住地从眼眶中如泉涌地般夺目而出,积攒在她心中的感情一下子就决堤了,霎那间地爆了出来,传来了声声的梗咽。

    那猥亵的家伙似乎还觉得有些不解气,上前一把抓住了那女生的细细的双腿,硬生生往后面拉扯,胡强所藏身的位置都能够清楚地听到,女生的衣服和地面剧烈摩擦的声音。甚至在地面上还留下了一小滩的血迹,大概是她的皮肤被石头给擦伤了。

    猥亵的家伙的同伙大概见他有点太过分了,急忙过来去拦住接下来的举动,因为他怕万一人要一失控的话,就把那女生给折磨死了,他们只是闲着没事儿出来玩弄一下女人,胡乱地摸了一摸也就完了,可现在这么样子下去的话,搞不好回弄出人命来,那样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虽然同伙的出点是好心,可那猥亵的家伙此刻是被愤怒给蒙蔽了,居然以为对方想独占那女的,所以勃然大怒一拳打在了同伙的心口上。那同伙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好兄弟竟然在这么个当口对自己动手,而且还是手不留情的这么狠。

    所以,他结结实实地接了这么一招,连连向后退了四五步,差点就撞到了背后假山石突出来的地方,来了个穿膛而过。等他从惊魂未定的情况唤醒过来,也整个人火了,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好招惹的。

    我靠的,你干什么,怎么不知道好歹,还居然动手打我。我是怕你把她给弄死了,好心都让他娘的狗给吃了。

    那同伙捂着胸口处一个劲儿地柔揉,看来刚才对方的力道用的不小,不然他的表情不能够这么难看。

    我呸,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我他娘的看你相中了这个小娘们,是不是想临阵退缩不干了,告诉你今天我不但要弄死她,而且等她死了我还要爬在她身上好好地搞一搞。

    那猥亵的家伙说道此处一阵狂笑,就连上面的胡强都被那笑声给震得耳朵嗡嗡直响。

    你这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父了,我们这么久的朋友了你居然还不信任我?

    那同伙自认为跟那个猥亵的家伙关系很是不错,可是接下来的事实却是告诉他一切都想错了,那只不过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结果罢了,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作一头蒜,甚至连一根葱都不是。

    哈哈,就你这样的也配跟我交朋友,你也不回去好好地照照镜子,除了你长相比我还算好点之外,哪里比我强的了,就你家开的那个破公司,随随便便我家里面拿出来点钱就能收购过了,到时候你父母都要得给我舔脚趾。

    这个家伙说的话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那同伙立马就被把心中的怒火给撩拨起来了,攥着拳头就朝着那猥亵的家伙冲了过去,这两个人别说谁厉害谁孬种,他们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架势,每个人都不会什么招式,都是胡乱地轮着拳头,全凭一股子蛮力在打架。

    这两个人在假山石里面扭打做一团,由于这里面空间比较窄,尖锐的东西又比较多,不适合近距离地厮打,所以两个人打着打着就到了外面,那在外面负责看守的同伙,见突然自己人打起来了,也就忙过去劝架,可那两个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哪里能够听得住人劝,挥动拳头之际也不免误伤人,那劝架的又非常无辜地受到了战火的波及。

    胡强在上面看的很是真切,现在三个败类都已经不在假山石里面,要不趁着这个好机会救那女生出来,恐怕一会儿谁获胜了她都不会得到好结果。胡强心想到这里整个人跳了下来,他那落地简直是轻如落叶毫无声息,整个人落在了那女生的旁边,那女生竟然丝毫未觉察到。

    直到胡强手打着嘘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意识到又有人在自己面前出现了,但她的表情依然还是很惊恐的,因为她不知道胡强此来的目的,还以为是那几个家伙的同伙,又进来轻薄与她的。

    胡强上前就去搀她,想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可谁知道她竟然突然难,猛地朝着胡强的手臂上咬了一口,一股钻心的疼痛感立刻传遍了全身,胡强紧皱了眉头对着那女生怒目而视,然后另一只手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的脑袋从自己的胳膊上移开。

    胡强担忧地朝着外面望了一眼,见那边还依旧打得火热,没有返回来的迹象,先是撸起袖子来瞧了瞧手臂,虽然冬天的时候衣服比较厚,可那女生的牙口的确不错,居然透过了衣料将胡强的手臂上咬了两排整齐的牙印,而且还小小地出了点血。

    胡强心说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不过再看了一眼那女生的惶恐表情,就明白她一定是误以为自己也是坏蛋,看来也怪自己刚才没有跟人家解释清楚,所以他尽量让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情,尽管那让实在是又点困难,但胡强还是那么去做了。

    他先是做手势向下压了压,然后指了指对方,又指了指假山石上面,可那女生似乎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警惕地望着胡强,生怕他突然再做出什么古怪的举动。胡强又变换了一下自己所形容的方式,作一个搀扶的动作然后轻轻地一跳。

    这回那女生似乎明白了那么一点,可是她还是对胡强一脸戒备的表情,胡强心说这要是等你看明白了,那边的三个人都打完收工又回来了,所以想想还是要当机立断,迅地来了一击手刀,打在了那女生的脖颈后面,那地方是人的一个麻穴,用力一打的话就会使人昏厥过去,那女生连看都没有看清胡强的动作,就被敲昏了过去。

    胡强趁着她人还没有倒地,赶忙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冲着上面的假山石一跃而上,连越过了几个假山石,又来到了一处小密林的地方,将那女生靠在一张长椅之上。幸亏此刻这边没有行人和学生经过,不然的话一定会以为胡强是闯进学校来的坏蛋。

    为了避免这样的误会,胡强立刻就将那女生的绑绳给解开了,然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她那弱小的身体上。看到她还在昏迷当中,胡强运气丹田内的元气,输送了少许一点到对方的体内。

    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那女生逐渐地转醒了过来,第一眼就见到了微笑着站在她面前的胡强,她猛然间有些害怕想往外逃,可却由于长时间地血液不流通,而使得手脚不慎灵便,要是不没有胡强急忙过来搀着她的话,现在她就已经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起来不来了。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胡强开口提醒她说道,可能她也有所察觉到,因为她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个人的衣服,而且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假山石的地方,虽然说现在处的环境里,依然是没有什么人,但总算也还是在外面了,而且嘴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拿出来了,可以开口讲话。

    你真的不是坏人,不想对我做什么吗?

    那女生害怕地整个身子都颤抖着,她实在经不起再一次伤害了。

    不是,当然不是。

    胡强善意地笑着,心道这年头做好人,居然也这么困难。

    那是你救我出来的吧,实在是太感谢你了,你想要什么回报吗,我都给你,只要你把我送回宿舍去,我不要继续待在外面,我怕那几个男的又找过来。

    胡强回头望了望后面,确定了没有人追过来,说道。

    放心好了,她们找不到你的,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会儿,大概就可以自己走着回去了,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需要先走一步了。

    胡强说着就要离开了,心说为了救你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一会儿天要是黑了的话,自己的事情可就不好进行了,可人还没有等走出一步去,那后面的衣服就被那女生给拉住了。

    咦?你这是要干什么?

    求求你,就送我回去吧,我现在非常的害怕,那些家伙的同党很多,要是让他们再遇到我的话,一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那女生越说越是悲伤,又开始抽泣了起来。胡强这辈子就是听不得女人哭,上次的魏晴是这样,目前这个女的也是同样,一见到她们抹眼泪胡强的心就软了下来。

    好吧,好吧,你别哭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那些男的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好人做到底去送你一次。不过,你说的要报答我就免了,我这个人吃穿都不是很缺,所以还不用别人来替我补贴。

    胡强表现的非常洒脱了说道,然后将那女生整个抱了起来,这回她并没有反抗,而是将头低在胡强的怀中,手臂环绕在胡强的脖子上。虽说胡强不是第一次接近女人了,上次与魏晴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品尝到了女人特有的味道,但此时此刻的这个女生,却给了胡强另外的一种感觉,那就是一种非常淡然的温暖。

    胡强说不出这种感觉到底是从何处来的,但他觉这个女生在自己怀里很是享受的样子,大概起码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给她带来了片刻的安全感,胡强也不敢去仔细地多想,现在可不是沾花惹草处处留情的时期,还有许多事情要自己去办,所以胡强向那女生询问宿舍的具体地点。

    那女生简单地描述了一下,胡强也就知道了个大概,先寻找了大陆然后朝着又楼区的地方走去,不一会儿的工夫就见到了行人,那些个过往的学生见到胡强抱着个女的,都在旁窃窃私语,几乎说什么的都有,胡强一概不予去理会,心想这些家伙也就能够嚼嚼舌头,怎么不把这份心都用在学习和找工作上。

    抱着那女生忍着众多人的目光,终于来到了她所说的宿舍楼,刚想走进门去,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个老大娘,还没等照面就吵嚷着。

    哎,哎,你是哪个系的学生,这里是女生宿舍楼,你不知道你不能够进去的嘛。

    与此同时,那老大娘将胡强上下都打量了一遍,因为胡强来的时候特意的打扮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也都是从商场买来的有档次货,所以那老大娘并没有直接恶语相向,毕竟她在这个松江大学干了有几年了,也知道这些大学生几乎都有大老板保养,可她却是没有想到居然面前站着个这么年轻英俊的小伙儿子。

    呵呵,我是来送人的,她就住在这个宿舍,我只要把她送到地方,我就立刻出来,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那老大娘板着个老脸凑过来看了一眼胡强怀里的那个女生,起初她大概没有看清楚,等那女生转过头来她却是吓了一跳。

    哎呀,这不是苏璇嘛,你不是要去上课的嘛?咋全身弄得这么脏。

    胡强一看这女生老大娘认识,着实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应该是自己解脱的时刻了。

    大娘,我,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你帮帮忙,让他送我进去吧,我这脚不知道怎么搞的,有点站不住了,走起路来就要摔跤。

    那女生小声地哀求道,那老大娘也通情达理,点了点头冲着胡强说道。

    小子,进去之后就出来啊,可别耽搁时间太久了,不然我可记得你长什么样。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