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一百二九章 【难以想象】

第一百二九章 【难以想象】

凡圣
    护士大姐的一番话将护墙惊呆了,他的确未曾听说过,做什么实验要用到癞蛤蟆和蝙蝠的,虽然说有些生物体解剖能够用上,可往锅里扔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诡异了,总是要往各种西方的巫婆和格格巫的身上去联想。

    呵呵,这还的确没有听说过。看来还是我才疏学浅,上学的时候没有注意听老师讲课。

    哈,这可不是你的错,就算是在这个医院里,随便找出任何一个人来,他们都猜不出那老人到底是做着什么事情,就连那些专门搞研究出身的,都弄不明白你这么个普通的老百姓,有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呢。

    她似乎很看得开的样子,微笑着说道。

    那这个老人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也会在这里,难道也是由于我们在医院的那次事件。

    胡强很是怀疑对方的身份,因为总感觉那老人像是深藏不漏的高手,尽管就算是高手年纪大了,也会缩水许多,但是胡强此刻在明处,她在暗中,而且还似乎还掌握着一点权力,那些保镖什么的机会都听从她的命令,这就对自己十分的不利了。

    况且,从在食堂的那一幕来看得花,可能她人对自己有少许的成见,不然的话只不过看她一眼,用得着叫人来警告自己,那未免也太为人所难了吧。她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未出阁的大家小姐,看上一眼就会砍头什么的。

    不是,她跟你来的时间差了好多,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自从我来到这里工作以来,那个老人就一直在这里了。所以说她来的时间,已经算是很长了。

    是吗?那你来这里多久了。

    嗯!

    她望着天花板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就像幼稚园的小孩崽子一样掰着手指头算着,算了好半天才终于得出来了结果,她似乎每一件能够独立解决的事情,都能够令她感到快乐。

    我一共来这里425天了,也是有一年多了,记得春节的时候连家都不让回,我还躲在寝室里面大哭了一阵子,到后来和那些姐妹们处得时间久了,才现大家都是这么慢慢地过来的。只要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另一个家,那么自己的感觉就会慢慢地变淡的。

    尽管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可胡强能够察觉到,她心底中那种思乡的情绪,同时他也注意到她话中的故事,令他惊讶不已的是,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有余了,那么说来那个老人在这里,岂不是要更长时间。

    呵呵,那老太太,不会是这里建了之后,她就在这里生活了吧。

    胡强半开玩笑地说道,可看对面那护士大姐的表情,似乎被他给无意间给说中了。

    那个,你说的还真差不多,我当时也是对那个老人比较好奇,所以就向其他来的比较早的姐妹,稍微打听了一下她的情况。不知道也就算了,可以仔细一打听,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原本温暖如春的房间内,突然令胡强感到脊梁上一阵冷风吹过,全身禁不住地打了个冷战,他忙站起来活动的一下筋骨,让好久没有流通的血液快的循环一下,这才感觉那股热流又从体内回来了。

    那她可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呵呵,最好还是不要继续谈论这个人了,万一她会点什么巫术之类的,那么咱们现在在这里这么讨论她的**,说不定她在隔壁就会听到呢。

    护士大姐先是咯咯地笑了笑,像是在听着什么笑话一样,她认为胡强太过于杞人忧天了。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她所在的房间,隔音的效果是非常好的,就连里面生了爆炸,我们这里也不会听到任何的动静。再说她的住所离着我们这里病房区,要有很长的距离,通过好几个关卡才能进来。而且,她现在的行动不便,没建她还坐着轮椅嘛。

    按你这么说的话,她以前并没有失去行为能力?

    当然,我当时见到她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很健康的,而且看起来要比现在年轻许多,甚至,甚至!

    胡强不知道为何她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但见她犹豫的眼神,忙继续追问道。

    甚至什么,你倒是快说啊,别卖关子。

    护士大姐被胡强催促着有些不耐烦了,摇了摇头像是很迷惑地说道。

    这个,我是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的好。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她只有二十岁而已,当时她的皮肤比我还要看着光滑细腻,可渐渐地不知道在她身上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每一天见到她都感觉都像是老了许多。最可怕的是到了一个月之后,就像是过了十多年一样,满脸都堆着可怕的皱纹。饮食情况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

    她越说下去整个人就变得越暴躁,仿佛就像是那一切的事情,此刻都生在她的身上一样。女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青春流逝,而一个月的时间就像是过了十多年,这似乎有点太耸人听闻了,一般的女人都会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辞掉那份工作的?

    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苦笑着说道。

    实话不瞒你说,当时我害怕得昏倒了过去,后来还是那个人,将我送了出去的。第二天就没用我再去她那里,据说是她跟我的领导要求,说我不适合在她的身边工作。

    看起来她的样子多少有些失落感,看来她还对那件过了许久的事情念念不忘,也不知道是那恐怖的经历让她记住了一切,还是那老人怪异的举止令其无法忘怀。胡强稍微安慰了她几句,对于这么脆弱的女人来说,再一次提起这种伤心的往事,的确对她是一种摧残。

    胡强已经多少对那老人有些了解了,结合自己所猜测的尽管也没什么大的现,可是就现在自己的处境来讲,还是先要担心自己的比较重要。反正现在自己的身体,也用不到护士大姐的照顾,看到她情绪这么激动的情况下,也就放心地让她出去散散心,说好了快到午饭的时间再来找他就可以。

    见她人走出去之后,胡强又躺在了病房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刚才那一切实在是太复杂了,让他的大脑中的氧气消耗得太多了,他需要一小段休息的时间,可才刚刚合上眼睛没到两分钟,就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的人。

    喂,这是私人病房,不欢迎客人的。

    胡强连眼睛都没睁,就知道说道,因为他确定,来的人不是护士大姐,也不是那个王医师,他们的脚步声,自己都是能够轻易分辨出来的,现在进来这个一听就是不认识的,而且从那沉重的脚步来看的话,对方应该是个魁梧的大汉才对。

    对于胡强送客的这番话,对方根本就没有去理会,而是继续往前走了两步,然后用他那洪钟般的嗓音说道。

    凯琳女士有请你去她的房间做客,请马上跟我走一趟。

    胡强揉了揉被那嗓门震伤的耳朵,这家伙不去唱男高音简直是屈才了,睁开眼睛一看对方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居然是个很瘦弱的家伙,不过,看他那身上紧实的肌肉块,估计力气也不能小了。

    凯琳女士?我脑子里的名单中,似乎和这位女士不算太熟,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那人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手上的字条,古板地晃了晃脑袋说道。

    没错,就是这里,是这个病房,而且你是个男的,所以没有错。

    胡强这个汗啊,居然说得这样的简单,这病房里面有个男的有什么稀奇,这也能够算作是一个条件,不过,那个叫做凯琳的女人到底是谁,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我是不会随便和陌生人走的,你最好将话讲得清楚些,我和她进过面吗?

    那人的反应似乎有些迟钝,过了好半天才想出来答案。

    刚刚你们在这里的食堂,不是才见过一次?这算不算!

    食堂?难道他口中所说的凯琳女士,是那个坐着轮椅的怪老太太,这似乎有点奇怪了,当时她叫自己的保镖来吓唬自己,连看她一眼都不行,现在居然找人来单独要和自己见面,这难道不是什么可怕的圈套吗?

    但是,反过来再一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去亲自到那里去瞧一瞧,才能够更加了解事情的真相,那护士大姐讲述的事情已经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倒是要弄明白一件事情,一个人为何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之老呢?

    好吧,就跟你去走一趟,反正吃饱了饭,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干,这个破地方连个电视都没有。

    胡强随意调侃了一下,本以为对方会接话和自己谈上几句,可那家伙似乎是个木头人,居然连这种应酬的话都懒得说上一句,胡强只好很无趣地跟在他的身后,慢慢地朝着目的地走去。

    那个老太太所住的地方的确很隐蔽,就像是护士大姐说的那样没错,需要许多的关卡盘查,并且还需要特殊的证件才能够通过,要不是有身边这个木头带路的话,估计胡强不可能进到这里来。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