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三百零三章 【复仇之旅】 41

第三百零三章 【复仇之旅】 41

凡圣
    &net/netbsp;.ark{disp1ay:none;}

    &netenReadp{

    &net:1.6epadding:;

    }

    兄弟,你这么说就未免将我姜峰当做外人了,我虽然说现在当了这么个芝麻绿豆的小官,怎地咱们兄弟之间就变得生疏了?要是那样的话,明天我就写封辞职申请。/*%a%%++%*^

    胡强本以为姜峰不愿意帮忙,谁想他却是在怪责自己与他外道了。*%a%%++%*^

    姜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a%%++%*^

    姜峰却是挥了挥手,没让胡强将话说下去。*%a%%++%*^

    你就不用解释了,我了解你是如何想的,把你要办的事情跟我说说吧,我一定竭尽所能地帮你,不过,要是我的能力之外的,我也是无能为力的了。*%a%%++%*^

    姜峰别看地位提高了不少,可也知道事情有个限度,如果出了那个范畴,他也只能望洋兴叹了。*%a%%++%*^

    胡强将事情的原委都讲给了姜峰听,起初还没有什么,但逐渐地有了为难的神色。他见胡强叙述完了整件事情,将那手中的烟卷来回不停地挫着。*%a%%++%*^

    兄弟,实话跟你说,这件事情有点难办。*%a%%++%*^

    胡强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姜峰是镇上的领导干部,难倒那派出所的人这点面子都不给,可看姜峰实在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a%%++%*^

    姜哥,这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吗?只要他们先把人放了就成,至于那工程款,我想办法和那家的主人要。*%a%%++%*^

    拳头狠狠地敲了一下桌子,姜峰背着手站了起来,绕着那宽敞的办公室转了几圈。*%a%%++%*^

    此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那个派出所的所长一直以来就都跟我不对付,几次在工作上都故意针对我,如果我要是到那边替那个白长水说情的话,不但那边部会放人,反而会变本加厉。而且,那王四虎在村里是有名的恶霸,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没少干,再加上还有三个混的不错的哥哥,在县城里面给他做后盾和策应,一有什么事情一窝蜂地就都来了,就连着整个镇上都少有人敢与他争斗的。现在的这个派出所所长,是那个王四虎的哥哥王二虎的战友,我想应该是他二哥出面让他战友帮的忙。*%a%%++%*^

    胡强顿时心中了然,难怪这家伙如此的嚣张,原来是有后台的。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的话,姜峰不去说情还真是对的,一旦那派出所的家伙得知与姜峰有关系,那必然不会轻易地将人弄出来看来只有另墨计策了。*%a%%++%*^

    既然姜峰帮不上什么忙,胡强就不在此多逗留了,那白长水在里面多待一日,那就好似多受了一份苦,所以胡强向姜峰告辞,然后开车去与乔文汇合,等他人到了正见到乔文蹲在地上和那些建筑工人唠得正热火朝天的。*%a%%++%*^

    乔文,上车,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这事情似乎有点棘手。*%a%%++%*^

    乔文立刻踩灭了还燃烧的烟头,跳上车跟那些才认识不久的新朋友挥手道别,然后他转过头去问道。*%a%%++%*^

    棘手就对了,那姓王的一家听说不是善茬,整个村子里面就没有没受过他欺负的,但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都敢是怒不敢言,还有那派出所的所长跟那姓王的有点关系。要想把此事给了结了,还真需要找个十分相当的人物。*%a%%++%*^

    乔文的话虽然是不经意地说出来的,却意外地给胡强提了个醒,之前在天水县抓捕黑社会头目高阳的饿时候,他不是与武装部队的李大队长合作过,他这个人接触的时候,就觉得挺乐于助人的,而且跟自己当时也很合拍,如果请他来帮忙,兴许有点用处,怎么说也是属于一个系统的。*%a%%++%*^

    胡强翻找了一遍电话薄,幸亏当时没忘记留下他的联系方式,不然此刻如何找到对方的下落。忙了好半天终于将李大队长的号码翻出来了,急得胡强那满头都是热汗了。匆忙地找了家有电话的人家,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可惜的是李大队长换了单位了,那边又个给了胡强一个新号码,胡强一看那区号,怎么看着像是天水县的。*%a%%++%*^

    没做细想胡强又拨通了新号码,对面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接的,但却可以肯定不是李大队长,因为那边是个女的在说话。胡强说了自己要找李大队长,有与胡强也不知道人家到底怎么称呼,幸亏对面那人了解了他的意思。*%a%%++%*^

    哦,你是找才调来的李局长的吧,你稍等一会儿可以吗?李局正在开会,大概等个四五分钟,也许就要开完了。*%a%%++%*^

    胡强当时有点懵了,甚至都忘记正在通话中,拿着那话筒好几分钟都没说话,直到对面的话筒中传出又一个声音。*%a%%++%*^

    小苏啊,找谁的电话啊?*%a%%++%*^

    那姓苏的女人随即回答道。*%a%%++%*^

    李局,是找您的,看您正在开会,所以没敢去打扰您。*%a%%++%*^

    那人相当沉稳地嗯!了一声,看来这姓苏的女人的做法深得他的认可。*%a%%++%*^

    那给我听吧,下面还有个案子需要你去跟进,记住一定不要让上面的领导失望,你现在可是咱们局里面的顶梁柱。*%a%%++%*^

    电话交手,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子拿起话筒。*%a%%++%*^

    喂!请问是哪位?*%a%%++%*^

    李大队长,哦,不!现在应该叫做李大局长了,还记得我这个小兄弟吗?*%a%%++%*^

    对方似乎略微迟疑了一下,可没用几秒钟就十分欣喜地说道。*%a%%++%*^

    哎呀,这不是小胡兄弟?你可真是的,怎么这么晚才给我来电话,好几次想找你喝酒,在一起聚一聚都没办法,看来你可真是大忙人啊。不过,别叫我局长,我只是组织上派来帮忙的,估计明年就要调走,暂时在天水县负责整治一下混乱的治安情况。*%a%%++%*^

    嗯,天水县的确需要好好滴整治一下了,有李大局长坐镇的话,那些阿猫阿狗什么的,我想也不会再像以前那么折腾了。*%a%%++%*^

    胡强不知不觉地地就拍了对方的马屁,对面的李局长呵呵一笑,似乎对此相当的受用之极。*%a%%++%*^

    呵呵!小胡兄弟,你人在哪里呢?我们到一起来喝几杯吧,我在这天水县人生地不熟的,连个喝酒的对象都没有,我嗓子都快干死了。*%a%%++%*^

    警察局的局长大人相邀喝酒,那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一件事情,可胡强偏偏不让对方得偿所愿。*%a%%++%*^

    李局长,实在是有点抱歉,我也很想与你好好地喝上几杯,叙叙旧情,只是我暂时人在天水县下面的一个地方被困住了,我手下的一个包工头被下面派出所的同志给扣押了,由于事情比较复杂,需要很多的手续,我一时也无法脱开身。*%a%%++%*^

    咦?原来你在天水县啊,那好极了,你那手下的包工头犯了什么错误了,只要不是杀人,应该没那么难办吧。*%a%%++%*^

    在他这警察局一把手的眼中,除非是出了特大的人命案子,否则剩下的小案件都可以轻松摆平,不然,为何人人都想着争权夺势。*%a%%++%*^

    当然不是,只是与人有些小摩擦,不知怎地对方就将派出所弄来了,也没让解释什么就将人给关了起来,已经算今天大概有好些日子了,也没见他们给个说法。*%a%%++%*^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些下面的通知简直太不像话了,以为天高皇帝远,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这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兄弟你现在就去派出所提人好了,我一会儿叫人打电话过去。*%a%%++%*^

    有了警察局局长的口谕,胡强就跟接了圣旨一样,心中早就乐开了花。*%a%%++%*^

    那就多谢李局长了,一会儿事情解决了,我带着那人亲自让他向你致谢。*%a%%++%*^

    哎,可千万别如此,我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特别是现在这种时候,很敏感的,你也知道官场不必其他,勾心斗角的厉害。*%a%%++%*^

    胡强自然是了解他的苦衷,于是,定下了事情解决后,一起到广寒楼叙叙旧。*%a%%++%*^

    胡大哥果然是牛人啊,连局长都认识这么多,一堆一堆的。*%a%%++%*^

    呵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跟这些大佬们打交道,不外乎与虎谋皮,要时刻地小心谨慎。*%a%%++%*^

    对于官场奉承那一套,他是十二分的不情愿,可那并非代表他不行,如果他稍稍用点心投入进去,在官场上谋个一官半职,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是再专注一点,步步高升也是指日可待。*%a%%++%*^

    镇派出所就在距离镇政府不远处的一个大院内,胡强他们的车到了门前就被拦了下来。胡强见那些小警察各个耀武扬威的样子,也不想跟他们浪费口舌。甩了几张钞票就让他们去找所长去了,等那所长晃悠悠地从里面出来,看他那涨红的脸庞,还有那从嘴中和鼻孔里喷出来的酒气,就知道这家伙执勤的时候酗酒,这要是被领导现了是会被记大过的,可是这地方他这个派出所所长就是土皇帝,谁能管到他的头上来。*%a%%++%*^

    别看这人喝的醉醺醺的样子,可却一点也没有糊涂,见胡强是开车奔驰车来的,想必那就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他很是礼貌地将胡强上下打量着。*%a%%++%*^

    这位想找我有什么事儿?*%a%%++%*^

    胡强看着眼前这位吊儿郎当的样子心中就是一阵不爽,他这哪里还是代表政府的执法人员,要是将他这身警服拔了,完完全全就是个地痞无赖的模样。胡强现在是胸有成竹,所以也不想跟他废话。*%a%%++%*^

    我是来问问所长,白长水犯了什么法,至于到现在这么长时间还关在里面吗?*%a%%++%*^

    你为了那姓白的而来的?*%a%%++%*^

    那所长立刻就警惕了起来,原本仅有一点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了。*%a%%++%*^

    那姓白的故意伤人,致人重伤,现在我们正在调查这个案子,你是他什么人?他的家属?*%a%%++%*^

    哦,那倒不是,我只不过是他的老板而已。不过,我有些搞不明白,如果是刑事案件的话,为什么不转押看守所,而是关在派出所内,这大概不符合规定吧。*%a%%++%*^

    *%a%%++%*^

    *%a%%++%*^

    *%a%%++%*^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