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四十九章 【魔女大厨】

第四十九章 【魔女大厨】

凡圣
    胡强特别向车站问讯台打了个电话,搞清楚到底明天什么时间的车能够到市里,这才将具体的时间告诉了周家明,周家明叫他稍等片刻,非常郑重其事地找了个小本刷刷点点地记了下来,叫胡强下车之后就在车站等着,他会坐着公司的车去接他。

    放下电话之后,胡强悄悄地瞧了一下范大成的学习情况,他依旧是坐在那儿心不在焉的,似乎连书本上的半个字也没看进去。只见他挠着头眉头紧皱,圆珠笔用力地在纸上划着,出刺耳的吱吱响声。

    大成,一会儿晚饭想吃点什么!

    胡强满脸和蔼地笑容走了过来,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与他身体接触那一刻,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大成全身上下正在颤抖不已,再见他那张脸,已经近乎于扭曲,嘴唇都被他的牙齿给咬破了,鲜血顺着他嘴角流淌了下来。

    什么也不想吃。

    范大成冷冰冰地回了一句,似乎是谁欠了他多少钱一样,说完之后又将头低下,在白纸上画着圆圈。胡强知道这种突然强制性的学习方式的确有些过分,他也明白为什么大成此刻的心情如此激动,那是因为他在愤恨自己的无能。

    胡强了解这种感受,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他需要让范大成好好地静一静,等他将所有的一切都想通了,那么他就可以放松身心地去进入学习中。其实,胡强最想现在手中能够有一段神奇佛经,据说那东西能够使人在烦躁的环境中静下心来。

    不过,胡强所知道的只有气定神闲,控制住人的呼吸,就可以控制住人的情绪。以前在工作中遇到过很多的烦心事,胡强都是在用这种土方法静下来的,尽管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但也总好比那些整天吞着安眠药的人保险得多。

    但是,这种办法不适合范大成,现在他是那种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的状态,如果此刻太过于接近他的话,他甚至会去伤害你,不管你是否是他的亲人或者朋友。这就是情绪所带给人们的困扰。

    胡强无奈地走进了范家的厨房,翻了翻冰箱里面,能够吃的食物还真不多。眼见着天色就要黑下来,立即就要吃晚饭了,可现在连做什么菜都没有着落。他无奈地瞧了瞧冰箱旁边放着的一摞三鲜伊面的箱子,难道真的还要去吃这种垃圾食品吗?

    不,绝对不要。

    拿起一块灰布,果断地将箱子盖上,希望自己以后都不要去打这个主意。等再将注意力放回冰箱内,胡强终于用手拿了几个鸡蛋出来,整个冰箱里面就这个东西还算是比较有营养的。

    将鸡蛋拿到厨房内,打碎后倒入碗中,用筷子一阵乱搅,等将蛋黄都打碎了,搅得均匀之后,又加入了少许的盐和味精。胡强见识过母亲胡国富弄这些,所以手艺还不算陌生,就是做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有时候将味精当做了盐,又将盐当做了味精,好在这两种调味料所需的量不是很多,大概也尝不出什么奇怪的味道。

    鸡蛋炒饭是很经典,可几乎每天早餐,母亲李秀琴都给胡强做这个,胡强都吃得有点反胃了,所以他琢磨着到了范家,轮到自己下厨了,好歹也要换换样,可他在屋里转了一圈,来个洋葱头都没找到。

    正愁没什么配菜的,楼下就过来了个喊着卖菜的小贩,赶忙将外面的窗户打开,一股冷气立时就冲进了屋里,冻得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忍着寒冷的将脑袋探出去,冲着小贩喊道。

    老板,都有什么菜?

    只见那个卖菜的小贩,一个急刹车将三轮车给停了下来。他脑袋四处里看了看,也没现那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还以为谁开他的玩笑,随口骂了一句什么,由于离得比较远,他骂的声音也比较小,所以没有听见。

    小贩翻身上了车,准备要离开,胡强赶忙又大声喊了一句,这回他才听出来,那声音是从头顶上传过来的,等他将头抬起来望了望,只见胡强正微笑地冲着他挥着手。

    小兄弟,买点什么菜啊,我这菜可新鲜了,你下来瞧瞧?

    小贩将捂在嘴上冻得结了冰的围巾往下褪了褪,把手当做扩音器冲着上面的胡强喊道。

    胡强心说这都快晚上了,你那菜还能怎么新鲜,不过这也是小贩们走街窜巷叫卖的一种方式。见小贩要叫自己下去挑菜,胡强忙冲着他摆了摆手,这么冷的天气还是不下去的好,屋里屋外的温差过大,那是非常容易感冒的。

    老板,有西红柿吧,挑几个大个汁多的,帮我挑几个吧。

    小贩笑盈盈地说了一声好咧!,将盖在车上的棉被掀起一个角,从菜篮子里面捡出来几个红彤彤的大西红柿,然后小贩拿出了提秤,将那个铁疙瘩左右地移动找着平衡,他自己在那儿折腾了一阵,将秤向上一挑,那意思让胡强看看少不少分量。

    离着那么远的距离,就算胡强不近视,那也是一点都看不见的,胡强心说这小贩真有意思。可等那小贩说出价格的时候,胡强却是小小地吃惊了一下。不是吧,才二斤西红柿,就黑心地要收八元钱,你还真以为胡强是没吃过猪头的泥腿子。

    胡强嘿嘿先是几声冷笑,那的确是冷笑,真的是太冷了。

    老板,就你那几个烂西红柿,也不用这么贵吧。我看它都着冻了,你给我便宜一点。兴许我还能多在你这儿买几样。

    小贩将手放在袖口里暖了暖手,笑着将那几个西红柿装进了塑料袋里。

    呵呵,你这小兄弟可真会砍价,我这不都用被盖着呢,怎么会冻。算了,算了,看你年纪还小,我就给你算便宜点,我这篮子里面大概还剩了四五个,你就一起都包了,我给你按三块钱一斤,你看看怎么样。

    胡强屈指一算,起码比之前便宜了一半,这才点了点头。他又让小贩拿了几样常吃的菜,给的价格让小贩恨得牙根都直痒痒,但小贩也只能同意成交,因为这些菜不能运回去,等到明天就更卖不上价了。

    小贩把菜都装好了,心想看你小子下不下来取,可胡强却是挺有办法,在屋里面找了条绳子,栓着鞋盒就顺了下去,等到了下面小贩一打开,那钱数的正好的就放在里面。

    小贩收了钱将菜放盒子里,胡强就一点一点地收着绳子,东西拿回来之后,胡强就告诉小贩,隔两天就在这个时候送一回菜,只要价格合理的话,他保证全部收购。小贩也乐得高兴,答应了一声就骑着三轮车走了。

    回到屋内挑了几个大个的西红柿用清水洗净,掰开一个先尝了一口,虽然有点冻气味,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里面的汁水也很足,二块钱似乎没有白花。将剩下那几个都用菜刀切成了不规则的小块,然后放进了空盘子里,等一会儿鸡蛋煎得了,再把其倒进锅里。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样子,一盘香喷喷的番茄炒蛋终于完成了。看着热腾腾的香气升起来,胡强的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先挑了一块金黄色的鸡蛋塞进了口中。别说嚼着还挺有味道,可嚼着嚼着就不对劲儿了。

    我呸!

    嚼到一半的鸡蛋成碎末状从口里喷了出来,脑袋居然放在家了,又把味精当成盐放里了,那鸡蛋都变得苦了。

    胡强心疼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弄出来的作品,闭着眼睛将它倒进了垃圾桶里。唉声叹息地又翻了翻刚买的那些菜,只有弄出几个黄瓜来拍了,再倒了点酱油,从冰箱里取几个面包出来,先将饥肠辘辘的肚子解决了。

    才把面包吃完,就连那掉在身上的面包渣都没放过,正在那儿收拾饭桌,就见范大成心情好了点地走了过来,瞧他捂着肚子就知道他也饿了。

    强子,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看你在厨房折腾好一阵子了,给我留了没?

    胡强笑了笑指着桌子上放着那只剩下酱油汤的盘子底对大成说道。

    就拍了个黄瓜,吃了几个面包,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再给你做一份。不过,我可不保证对你的口味,你可千万别嫌弃。

    范大成看着那桌上的盘子,鼻子微微皱了一下,他可不是食草动物,一顿不吃肉他都受不了的,让他只吃黄瓜,那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算了,我还是看看冰箱里有没有火腿肠了。

    范大成转身就冲着冰箱走了过去,正在胡乱地翻找着,门铃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么晚了,能是谁?

    范大成脚上穿着塔拉板,嘴里面叼着一根扒到一半的火腿,摆着胳膊就去开门。等冲着猫眼往外一看,他乐呵呵地冲着忙着收拾桌子的胡强喊道。

    强子,你媳妇儿来找你了。

    这一声差点没把胡强手里面端着的盘子给吓得扔地上,心说这个范大成真能瞎说,自己哪来的媳妇儿,要说你小子在学校后宫数十个还差不多。他怒气冲冲地准备来教训教训范大成,可等他到了门前见到了来人。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这儿的!

    胡强惊讶地望着正在换鞋的钟彤彤,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她到这里来。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吗?是阿姨送我过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是神仙,掐指一算就算出来了。

    钟彤彤士气逼人地白了一眼胡强,碎碎念地说道。

    胡强心说女人强词夺理真是有一套,现在正是为范大成特训的时候,你个女人突然掺和进来成何体统,况且等到欣赏片子的时候,有那么个女人在房间里,谁能保证自己不干出点越礼的事情来。

    不行,不行,你还是赶快打车回家吧。我留在这里是有正经儿事的。

    说着胡强就要上前去拉钟彤彤,还没等碰到她的身体,就只见她冲着范大成甜甜地说道。

    你是大成吧,大概还没吃饭吧?

    范大成非常诚实地点了点头。

    那好,我立即就给你们做饭去,保证让你们满意,而且你看看,我还从胡强家带来了一块肉,给你们做个红烧肉尝尝。

    范大成立即眉开眼笑地拍了拍手。

    好,好。欢迎,欢迎。

    钟彤彤傲气十足地挺了挺胸,双峰上下不禁颤了颤,冲着胡强得意地说道。

    怎么样,人家主人都同意了,这个你可就管不着了。

    她得胜般地笑着,上去先是拍了拍范大成的肩膀,女王出巡似地走过了胡强的身边。

    以后,你们的所有吃的东西,都归我来管辖了。

    胡强见钟彤彤一进屋就扎进了厨房,立即就凑到了范大成的旁边,跟他嘀咕道。

    你怎么让她进来了,你不知道她有多麻烦吗?

    范大成一副自有主张的表情,说道。

    安了,强子。有个女人来做饭还不好吗?你再也不用吃拍黄瓜了。

    胡强心说你还没领教过此女的烹饪技术,等到你品尝了之后,看你还有没有现在这么乐观。胡强此刻是这么想的,可等到钟彤彤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后,将那盘水晶般的红烧肉端出来,上去尝了口之后,他突然现那味道简直是太正了。

    咦!这真是你做的吗?

    胡强嘴里嚼着入口即化的红烧肉,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面前的钟彤彤,他似乎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了。

    废话,不是我做的,难道还是鬼做的。老老实实地吃你的就好了,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可都给大成吃了。

    范大成塞了满嘴红烧肉,一听说全给自己,立即笑着点了点头。

    好,好,都给吃我。

    我靠,这么没有兄弟义气,才见面没几分钟,你就投降敌军了。

    这一盘红烧肉,几乎是被两只饿狼疯抢光的,吃饱了就睡,这大概是范大成一直在保持的优良传统,见胡强和钟彤彤都忙着收拾桌子,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倒头就睡。可还没等躺下五分钟,就又被胡强拎起来,重新安排到书桌前学习。

    现在范大成的情绪稳定多了,这还要多亏了钟彤彤到来的功劳,毕竟有女孩子在旁,他还要保持着男子汉应有的气度,所以很是安静地坐在书桌前,拿着一本他到底动没动脑子。

    往往有人就是在自欺欺人,胡强上学的时候也常干那种事儿,拿着一本书在那儿装模作样的学习,其实心思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怎么说呢!大成还是有点进取心的,呆地看了断时间之后,就拿起笔来做起练习册上的习题,胡强在他后面瞄了几眼,见他上面完成的几道题有对有错,这也反映大成是经过思考做出来的。

    胡强很是欣慰地拍了拍大成的肩膀,大成转过头笑着对他说了一句。

    强子,放心吧。人要脸树要皮,我哪能不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我一定会努力的,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对我另眼相看。

    胡强笑了笑,鼓励他道。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要的就是你这种骨气。

    见大成能够重拾信心,胡强说不出来的高兴,就连钟彤彤似乎也被感染了,笑着说道。

    呵呵,只要你们学习努力,我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

    范大成用心地点了点头,又略有些担心地向胡强说道。

    强子,是不是不能让钟小姐看到那些片子?

    这!

    胡强连连地跟范大成使眼色,心说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可现在被钟彤彤听去了,完全是为时已晚。只见钟彤彤气势汹汹地走到胡强面前,也不打也不骂,也不威逼利诱地问道。

    呵呵,小胡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大家啊,我可就是为了监督你,才被派到这里来的,来这里之前胡叔叔已经都交代清楚了,我手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

    此时此刻,胡强真觉得面前这个小护士,再也没有那么温柔可爱了,而是变得阴森森地可怕,整个范家的宅子里面,也似乎都笼罩在其淫威之下,现在的钟彤彤,就是一个真实版的魔女。更令人可气的是,居然叫自己小胡强,你知道老子都多大岁数了吗?

    没,没什么,你别听大成瞎说,他是学习把脑子学坏了,不信你让他好好想想,保证没他说的那回事儿。

    胡强嬉皮笑脸地和钟彤彤应对着,要是让大人们知道自己带着大成天天看黄片,那这罪过可就大了去了,不来个两方家长批斗会,那是绝对不会消停地。趁着钟彤彤的注意力在他脸上,忙用脚踢了范大成一下,心说你惹出来的祸,赶快自己摆平了。

    范大成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开口补救道。

    钟小姐,我和强子说的是周星驰的新片,你可别误会。

    可他越说声音越小,渐渐地连底气都没了,鬼才会相信他说的话,更何况是钟彤彤这个古灵精怪的魔女。

    呵呵,你们耍花样也骗不了我。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