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五十五章 【大学之道】

第五十五章 【大学之道】

凡圣
    司机师傅还是对护墙照顾的很周到得,临上车得时候还特别在站前得小贩那里买了两瓶矿泉水和面包送过来,胡强感激地问了对方才知道是汪师傅,小聊了几句客车就动了,挥别了汪师傅,胡强满心欢喜地坐在车上,幻想着将保送大学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之后会是什么样得反应。

    一路无话,无非就是车停车走之类的,等到了范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大概是被哪个专门盗取门铃得小偷给光顾了,门前光秃秃的,那本是安装了门铃得地方,现在就剩下几根与里面连接的电线露在外面。

    胡强心说自己才离开了没到一天时间,这范大成和钟彤彤就把门铃搞丢了,要是自己今晚上住在市里了,还不把屋里面得家具被人搬走了。砸了好一阵子门板,将手都敲得红肿了,这屋里面才有动静出来开门。

    胡强一瞧出来得是范大成,见他面色土黄捂着个肚子,像是病入膏肓了似的。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外面走廊得风时在是太冷,先走了进去一把就将门关上了,这才开口询问原因。

    强子,你可是害苦我了,我被钟小姐下了毒药了。

    范大成那张脸像是吃了黄脸一般,苦的不能再苦了。

    到底怎么回事?彤彤怎么会给你下毒药,她人哪里去了!

    胡强一时半刻听着这事有点懵,钟彤彤没有理由对范大成下毒,难道那女人接近自己得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对范大成下毒,那未免这女人得心机隐藏的也太深了些,就连看人如此准确精明得自己也被骗了。

    她也肚子难受,正在卧室躺着呢!估计情况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范大成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可他立即就得到了惩罚,肚子咕噜一声怪叫,急忙忙地就冲着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门一关上后就听到稀里哗啦如瀑布般的流水声。

    胡强略微猜测出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等其打开卧室得门见钟彤彤正盖着大棉被在那皱着眉头睡着了,就完全肯定了自己所猜测得事情。一定是钟彤彤又给范大成做了晚饭,这回不知道又搞出什么决定得配方,连她自己和范大成一起都被毒倒了。

    胡强轻轻地合上门退了出去,躲在没人见到的地方偷偷地笑了一会儿,等到范大成几乎瘫软着身子从洗手间扶着墙走出来,这才收敛了笑容站起身子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将他硬按在了书桌得旁边。

    给我继续学习,还没到你应该休息得时间。

    范大成欲哭无泪地说道。

    强子,我现在可是病号,今天是不是能免了,我可是连笔都拿不起来。

    拿不起来笔?

    范大成用期盼的眼神望着胡强,大概他真得没有什么力气了,以前朝气蓬勃的大男孩,像是个老头一样坐在椅子上,背也陀了腰也弯了,一点精气神儿都没有。

    别看范大成这么惨了,胡强也还不放过他,这并不是他心狠手辣,完全是为了兄弟着想。这才是特训计划实施得第一天,难道就因为肚子不舒服吃了坏东西而被搁浅吗?那日后有个小伤小痛也都要休息,那自己得这个计划就是形同虚设一般。

    胡强在屋里转了两圈,找了一根绳子,来到了书桌前,连话也没说就拿起桌上那只圆珠笔,三下五除二就和范大成得手绑在了一起,然后还手把手地在纸上试验了一下,阿拉伯的数字还是可以正常书写的。

    好了,这回应该没问题了,必须坚持到夜里十点,不然不能睡觉休息。当然,我会亲自在客厅监视你的行动,如果你要是敢在我面前打瞌睡的话,嘿嘿,那就惩罚你熬夜学个通宵。

    不会吧,强子,咱俩应该没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我也没抢你老婆,不用这样狠心地对待你的兄弟啊!

    范大成叫苦连天地说道。

    呵呵,大成,咱俩是好哥们儿不假,可为了我对你的承诺,必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作为男子汉大丈夫,你把腰杆挺直点,古人都能头悬梁锥刺股地学习,你个现代人吃好得穿好得,还找这么多得理由。

    拜托,你让古人出来,吃一顿钟小姐做得饭菜尝尝,我敢保证他当时就得毒身亡。

    少贫嘴,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把古人拉出来了,你是不是穿越小说看多了。把你看小说的精力,多用点在学习上,你今天也就不用受这份洋罪了。

    胡强手抓着沙上的抱枕,时刻关注着范大成的一举一动,只要是他稍有松懈的样子,立即脑袋上就遭到一顿痛打。

    可胡强一路舟车劳顿,本来就疲惫的很,坐在那里盯了一会儿,上下眼皮就开始捉对打架,强挺着又熬了半个钟头,实在忍不了将眼睛闭上,趴在沙上用胳膊枕着脑袋,准备稍微地休息片刻,可这片刻未免有些太长了,等再一睁眼现已经到了第二天四天多,外面都开始蒙蒙亮了。

    从沙爬起来就瞧见范大成已经累得趴在书桌上睡了起来,嘴边还留着长长的口水。胡强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他不想吵醒范大成,也该是让他好好睡一会儿的时候了。他悄悄地来到了书桌前,把压在大成身体下面的练习册抽了出来,随手那么翻了一下,见到书本上面像是被蟑螂爬过的汉字和数字,其中还有一些被他标记了圈圈的地方,那些大概就是他无法搞明白的。

    胡强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大成这小子估计很晚的时候才睡着的,不然这本练习册也不能完成得这么快,总的来说他还是有点上进心的,也不枉自己这么用心良苦的去帮他,只求他日后能够对自己感恩戴德了。

    特别找来了个毯子给大成盖了上,小区要在五点多才会正常供暖,此刻正是冷得要命的时候,弄个毯子也省得让大成被冻感冒了,胡强其实还挺害怕这个好哥们突然病倒的。

    照顾过朋友之后就要摆弄自己了,跑进洗手间去挤了点牙膏,狠狠地清洗了一下牙齿,昨天不知不觉地睡着之后,刚才起来的时候就觉得牙齿不对劲。等照着镜子一瞧,果然后槽牙上面有个黑洞,找来了根牙签试着捅一捅,这不捅还好,一捅之下那就是钻心得疼。

    手捂着腮帮子,接了一杯冷水,准备放到冰箱里面冻上,一会儿好放在脸上敷一敷,才把冰箱门打开,就听见砰地一下关门声,忙探出头来瞧了瞧,范大成还趴在书桌上熟睡着,可能是范叔叔落下什么东西特别回来取了吧。

    可等胡强将冰箱门关上,一到客厅才现,进来的人并不是范永贵,而是小脸被冻得通红的钟彤彤,见她全身上下都武装上了,就留了对眼睛和鼻子露在外面,捂了层厚厚的棉服,这要是不在近处仔细地看她,还真难以分辨出来她是谁。

    再往下看了看,才现她手上拎着两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黑白相掺的东西,胡强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在自己家附近卖的豆腐脑。而另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就是几个金黄色撒了芝麻粒子的烧饼。

    胡强心中想着,她不会专门为了买早餐,而特别跑回去自己家附近买的吧。

    彤彤,这么早就出去干嘛了?

    钟彤彤一边解大衣上的扣子,一边喘着粗气地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了胡强。

    我出去买早餐了,怕去得太晚了都被那些老大爷老大娘们给抢光了,再说路也很远,所以才想着早点去,可等我人到了那里,才现没有一个人去买。

    胡强一听就明白了,的确是让自己猜中,她一个小女人一大早上天还没亮就跑了好几里的路,去给两个男人买回来早餐。胡强想大概她是为了弥补昨天她的过失吧,所以他并没有责怪钟彤彤的意思说道。

    你起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呢吧,那么早睡能起来去吃饭。起码也要到五点钟的时候,大街上才能看到几个人,现在又不是什么夏天,那时候天亮的早,都起来出去晨练什么的,四点多钟这还都在被窝里面躺着呢。

    钟彤彤默默地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将衣服脱下来挂在了墙上,从胡强手里强过来两个塑料袋,就往厨房里面走去,胡强肚子也有点饿,就跟着她进了厨房,却谁想被她硬推了出来。

    去,去,把手洗洗,不然不许吃东西。

    胡强举起自己的双手在面前瞧了瞧,很是不服气地对钟彤彤说道。

    我的手很干净了,不用洗。

    说过之后才想迈步进去,可见到她那凶狠要吃人的表情,立即就退了出去,笑呵呵地去洗手了。等胡强人从洗手间出来,豆腐脑和烧饼已经摆在了饭桌上,胡强坐在椅子上拿起小勺舀了点放进口中,虽然不是什么人间美味,但却也是吃了后让人难以忘怀,就算是日后步入社会工作了,胡强也经常在路边的小摊上吃上一碗。

    吃饱喝足了胡强抹了抹嘴就站了起来,穿衣服准备走人,那收拾桌子和洗碗的活儿都是老娘们干的,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干点男人应该干的事情。整装待之后迈着阔步,就出了门直奔自己家的方向行去。

    才刚刚走出小区的单元门,就被一阵冷风吹的缩了缩脖子,也真难为了这个城市中温室里长大的钟彤彤,大概在家的时候都没早起过吧,现在却要天还没亮就出门弄早餐。但是,这也是一种特殊的锻炼方式,人会慢慢地成长和适应环境的,不然人类也不会展到现在这种程度。

    为了避免与寒风做斗争,胡强朝着家的方向一路飞奔,没用多久就到了家门,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母亲李秀珍正在家里面做着早餐,从味道上闻着像是胡强最喜欢的大米饭炒鸡蛋。

    妈,您是不是知道今天早上我要回来啊,这么早就起来给我做好吃的了。

    李秀琴手上正忙着,听是儿子的声音,忙放下了手里的活,将手在围裙上面擦了擦,乐呵呵地走了出来,像是非别了许久的母子一般,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哎呀,你看看你才离开一天多一点,就快把妈给想死了,快点坐下来,等你爸起来以后,咱们就吃早饭。

    胡强见母亲李秀琴还真把自己的话当真了,忙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妈,我跟您开玩笑的,我已经吃过了,还是你和我爸吃吧,我只是回家看看。

    说着胡强笑着在屋里走了两圈,李秀琴也就放心地回去做饭,顺便问了一下在范家的具体情况,当得知范大成和钟彤彤都被饭菜毒到的时候,还特别叮嘱了一番胡强,将一些不能够放在一起的蔬菜和水果掺着吃的话,就会使人中毒,这次还算比较幸运,只是拉肚子而已,搞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胡强以前在报纸上也见到过这些报道,所以很是认真地在脑子里面记下了母亲李秀琴说的几种蔬菜瓜果,以便回去之后言传身教地传授给钟彤彤,以免她的好心又一次伤害了大家。

    妈,离高考也没几个月了,我听大成跟我提起,说学校里面老师已经让同学们开始尽早地挑选学校了,你看我选哪个大学比较合适。

    母亲李秀琴想了半晌,一时半刻地拿不定主意,只见她对胡强说道。

    这事儿妈也做不了主,你还得去问问你爸,他比我懂得多,见得广,我可挑不好。

    呵呵,妈,我就是随便问问,离着报志愿的时间还早着呢,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而已,你们俩位家长的意见我都会认真地听取。

    那就最好是进京了,如果进京的话,你姥爷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对于我儿子来说,有点太难了,咱们求其次,上个重点大学就可以,也不去图那个虚名了。

    胡强点了点头,心说还是老妈疼自己,并没有给自己摊派什么硬性指标。正琢磨怎么跟父亲胡国富说这事情,就瞧见胡国富穿上了衣服从卧室里面伸着懒腰出来了。

    爸起来了。

    呵,你们娘俩大早上地就在外面那么大声说话,我还能继续睡消停,打从你进屋我就醒了。

    父亲胡国富走到了胡强坐在的那张桌子旁,拿起果盘里面的一个红苹果擦了擦就在上面啃了一口,李秀琴见了冲他喊道。

    你怎么不洗洗再吃啊,上面都是农业,吃了对身体不好。

    父亲胡国富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我看报纸上说,就算你用水洗了,也根本洗不静上面的农药,那只不过是为了解心疑而已。再说我都快土埋半截的人了,哪里还在乎这个,早死一天少受一份洋罪。

    李秀琴有些不高兴地甩了甩手上的抹布,道。

    这一天到晚地把死挂在嘴边,才多大的岁数就这么沮丧,别说像你了,就说咱们院里的张大妈,人家还整天四处里拧着秧歌有说有笑的。

    不和你说,不和你说!

    胡国富也不知道最近哪里来的脾气,竟然敢当着李秀琴的面上顶撞,这工作弄丢了,胆子却壮了,实在是奇怪得很。

    胡强啊,听刚才你和你妈说,要选学校了是吗?

    胡强点了点头,没想到老爸耳朵这么好使,隔了那么厚的门也听见了,看来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防备隔墙有耳。

    是啊,我也正想听老爸你说说,到底选个什么学校好!

    胡国富呵呵一笑,拍了拍桌子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当然是国家名牌大学了,什么清华北大南开之类的,你要是能考上,老爹砸锅卖铁地,就算去卖血也能供你上学。不过,你能考上吗?

    胡强最不想听的就是这套话,从小到大几乎都是同样的东西,连半个词都懒得给你换换。胡强就知道父亲胡国富就会瞧不起自己,尽管最近的那次成绩很是理想,但那也不代表在他心中就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

    胡强不想过多地关于此事与老爸辩驳,所以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没有表自己的想法。

    如果考不上这些学校的话,起码也要弄个重点大学,让我们当父母的能够抬得起头来。

    胡强心说那照父亲这样一说来,那些孩子上了普通大学的家长,就必须整天低着头走路了。胡强略微有些气不过,立即说道。

    爸,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不过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胡国富先是看了一眼胡强,面上略有不乐,他知道胡强只要每次这么一说,就保准没有什么好事情,上次和他这么说的时候,是因为在学校跟人家踢足球打架,把对方给打伤了,要赔人家医药费,心说这次又不知道给自己找了什么麻烦。

    我昨天得到了个确切的消息,我已经被保送松江大学了,就是我就算不参加高考,也一样能够进大学。

    胡国富才用手抓住的水杯,当即不小心摔在了地上,这消息对他来讲,未免太惊人了点。

    什么!你没说谎吗?

    胡国富很是严肃地问道。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