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八章 【胡同口】

第八章 【胡同口】

凡圣
    大哥,咱们还是躲一躲吧,高哥让我们不准在这片上惹事。

    张鑫苦着脸为难地望着胡强变幻莫测的表情,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恐惧,面前的这个小白脸,别看长的挺文静书生气的,可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气特殊的感觉。就连站在他面前都觉得战战兢兢的,生怕哪句话说错犯了他的忌讳,难得的和解机会就丧失了。

    哦!胡强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让自己显得通情达理一些,但暗自早就想透了其中的厉害关系。那高虎是个放赌的,与附近执法部分也大概多少有些勾搭,不然他也难以在地方上落下脚。自己年轻的时候认为高虎那次逃脱完全属于侥幸也就罢了,现在混过这么长时间社会了,这里面的道道自然了解的差不多。

    胡强说不出来的高兴,表面上还是装作无事,现在唯一主要的是稳住这个叫张鑫的小混混,然后和他处好关系,争取从他嘴里面套出来点东西,但必须是要软硬兼施,否则谁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哈哈,你说的也对,跟条子打交道我可不在行,又要问笔录又要签字按手印的。不过,你看看是不是叫你的朋友别折腾了,要是我哥们不小心把他给弄死了,那大家都脱不了身,我那哥们可不怎么会手下留情,你说是不是。

    胡强故意将目光移向了那捂着鼻子流血的小混混,那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其实胡强也是担心大成万一出什么意外,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常胜将军。

    张鑫似乎觉得胡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见那巡逻车离这里还差着几条街,就朝着扭打做一团的俩个人喊道。

    靠,别打了,都是自己人。

    喊了这么一句,俩个没停手,可能是由于声音太小。

    妈的,条子来了。

    这句话的确好用,俩人没用商量就同时撒开了手,从地上利落地爬了起来,就像一切什么都没生似地分别站在了胡同的两边。

    胡强再一看范大成,本来是一个花花大少,现在倒像是个非洲逃亡过来的难民,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对方给撕破了,脸上也多少挂了点彩,但好在没影响到他的容貌。

    再瞧张鑫的那个同伙,比大成好不了哪里去,眼眶上不知道是挨了大成的拳头,还是在翻滚的时候碰到了,弄了个乌眼青。更狼狈的是,要再打下去,他的裤子都快被大成扒下来了。

    哎,大成!你怎么能这么下流,要是不了解你的人,还认为你有什么不同的嗜好呢。

    大成,去照顾一下姜哥,想办法给他脑袋上包一下,先止止血,失血过多可是会死人的。

    胡强故意将事情说的严重了点,大成一点都没迟疑一听立刻就过去了,二话不说将身上穿的阿迪达斯的运动装给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那件衣服起码现在市价也好几百块,可大成一点也不心疼,反正衣服没了他老爹还会给他买。

    大成干起什么来还挺利索,一分钟不到就像裹木乃伊似地将姜峰的头部包上了,可能那伤口也不算太深,包上之后就看不到血往外流了。

    这时候那夜间的巡逻车也过来了,胡强和范大成忙扶着姜峰躲到了胡同的黑影里面,张鑫则和他的同伙躲到了里面的一个垃圾箱后面,就算巡逻车开过了也现不到他们的存在。

    可他们似乎忽略了一个人,就是那位鼻子被打骨折的,就像是个废人似地坐在地上,等到张鑫想到了他还暴露在外面的时候,巡逻车已经开到了胡同口,再想出去已经太晚了。

    可巡逻车根本就没想站下的意思,继续还往前开着,几个人以为没事了,才想从隐蔽的地方走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巡逻车又缓缓地倒了回来,然后在胡同口平稳地停了下来。

    胡强心想怎么又突然回来了,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从巡逻车的副驾驶下来个穿着绿色制服的警察,仔细一看还是个女警,身材高挑戴了副眼镜,大概可能是处理文件工作的警务人员。

    女警官才一下车,另一边的车门也打开了,同时下来了一个男警官,这人长得还挺英俊,眉清目秀的,身材也很高大,倒与那个女警官颇为像是一对儿。

    不过,胡强从远处看来,倒对这个人有几分面熟,仔细回想之下,才记起来这人不是在2ooo年的时候得过什么全市优秀警察的称号,当时还是公安部来人给他们颁的奖章。

    后来还曾经到胡强就读的大学办过演讲,尽管胡强当时有事没去,但学校里面到处张贴的海报宣传照还是记忆犹新的,名字却是不记得了,好像是叫赵什么什么的。

    此刻的这位警察同志似乎显得青涩了许多,没有了当年照片上的那份成熟感。

    小熙,快上车,别管闲事,外面多冷啊。

    赵警官似乎很是担心自己的同事,急切地冲着这边喊道。

    可他得到的回答却是冷冰冰的,如一桶凉水当头泼了下来。

    我们是人民警察,既然现有老百姓有困难了,怎么可以坐视不管。你就老老实实地坐在车里面吹暖气好了,这些脏活累活都由我来做。

    赵警官当时无言以对,心说这正经大学毕业的就是不一样,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让你都难以回得了口。

    你你才来不到一个星期,地方上的事情复杂的狠,不是你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弄明白的。

    外面实在有些冷,就连说话也让人打着颤。

    赵警官一副头痛的表情,大概再厉害的罪犯,也没有眼前的这个女人头疼吧。可是他还是苦口婆心地劝解着,想将她叫回来,起码显得自己也有些绅士风度。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所长安排我来巡逻的,你也是跟我平级,凭什么管我。

    脾气总是漂亮女孩子的专利,无论她们所作所为是对是错,她们都是高高在上的,而那些男人只不过是美色之前的奴隶,只能够用来驱使。

    女警官没理会赵警官的话,一意孤行地向胡同口走了过去,还没走到地方,就看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满脸是血的坐在那儿。

    赵警官还是挺负责的,顶着刺骨的寒风抱着双臂也跟了过来,口中不断地呼着哈气暖和着快要冻僵了的双手。等他也走近了女警官,也看到了坐在地上血迹斑斑的那个人。见有女警官准备要上前去搀扶,立刻拦住了她的愚蠢行动。

    等一下小熙,你先别过去,交给我就好了。

    哼,你不是嫌外面冷,怎么又出来了?

    你还是实习阶段,要多看少动,这样才能少犯错误,等将所有东西都看明白了,自然也就用不到我了。再说我也怕你有个什么意外,到时候可没办法跟苏老师交代,当初可是他老家人当面拜托我照顾你的。

    少和我套近乎,听我爸说,你是他教过的最调皮的学生,据说还偷摸过女同学的屁股呢!

    女警官说到这里捂着嘴咯咯地笑得花枝乱颤,她这一笑可了不得,看得胡强心脏一个劲儿地怦怦乱跳。胡强心中暗骂自己,妈的怎么搞的这么不争气,以前就算洋妞来色诱自己也没这么大的感觉,怎么见了这么一个小警察就让自己变成这样,难道时光倒流之后,连感觉也变回来了。

    下意识地去摸了摸*的部分,果然如胡强所料一柱擎天了,幸亏此刻躲在黑影里面,大家都看不到,要不然被大成知道了,又有了嘲笑他的话题。

    赵警官大概尴尬得要死,恨不得面前有个地缝立刻就钻进去,那半边脸早就羞得跟苹果似的。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那时候太小不懂事儿。

    那现在懂事了,不偷偷摸,开始正大光明了?我看你和咱们所里面的那个微机员小吴,总是眉来眼去说说笑笑的,是不是你们俩有什么特殊关系?女警官得理不饶人地问道。

    赵警官似乎有些慌乱,忙摆了摆手掩饰。

    这事儿你又听所里面谁说的,是不是收室的张大姐,那老鸡婆没事总乱嚼舌头,你还真信了啊。再说,小吴可是结了婚的人,人家能和我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我找她只是为了跟她学学打字,你也知道以后会电脑那玩意儿一定吃香。

    切!女警察觉得自己没得到满意的答案,将他一把推开了。

    不说实话就算了,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小熙,我可没瞒着你什么啊,天地良心,整个所里面都知道我赵建设,那是最本份的人,不信你去打听打听。男警察指天誓道。

    得了,得了,你的话我不想再听,所里那些人也没个正经的,跟你都是一丘之貉。

    女警官也不再去理睬对方,直接走到了鼻子被打骨折那位的面前,才想问生了什么事情,在旁边垃圾箱后面就突然跳出来两个人,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赵警官见有陌生人出现,也是护美心切,立刻冲上过来。只见他将右手探入腰间作拔枪的姿势,横眉怒视着两个人。

    你们俩个是什么人,把身份证拿出来。

    突然跳出来的人是张鑫和他的同伴,他见警察来要问话,怕那被打骨折的同伙瞎说,把胡强他们俩个给抖落出来,那显得自己这边没有和解的诚意,再说也不够道上的兄弟义气。

    原本他还有些忌惮,怕和警察没办法说明情况,可仔细看了对方的容貌之后,他却是放了一百个心。

    别忙,赵哥!是我张鑫。张鑫嬉皮笑脸地举着双手慢慢地走到了前面,好让对方能够看清楚他的脸。

    哪个张鑫,老子知道你是谁啊!赵建设觉得面前的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在是哪里,为了保险起见阻止了张鑫向前来的举动。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上个月我还陪高哥和您,还有朱所长在珠江饭店一块喝酒来着,我就坐在您旁边,记起来了没?张鑫边说还边比划着,面上还保持着笑容,对于警察他们这些出来混社会的,还是要巴结的。

    哦,是你啊!黑灯瞎火的差点没认出来你,这么晚出来干什么了。

    赵建设其实也没认出来面前的人是谁,他那次只是跟着所长去蹭了顿饭吃,就知道里面有个人叫高虎,是最近城里面比较有势力的人物,至于其他陪酒的小喽啰,他根本就不费那脑细胞去记他们。

    啊,跟我两个朋友出去喝了点酒,这不我这朋友喝多了,胡同里面也挺滑,不小心摔地上了,连鼻子都摔出血了,我们这要把他送附近诊所去。

    哎呀,这摔的可真不轻,用不用我开巡逻车送你们去医院啊。

    不用,不用!哪能麻烦您啊,我们打个出租车就成了。

    恩,那以后注意点,别这么晚还在外面闲逛,没什么事儿我就去继续巡逻了,这天太***冷了,在外面待一会儿就受不了。

    赵建设冻得搓了搓手,在原地跳了几下。

    小熙,走上车吧,事情解决了。

    这就解决了?我怎么看他不像是自己摔的,要是自己摔的腿部也应该有伤啊。

    女警官说着就要到跟前去看个仔细,赵建设想要上前去拉,也就在这个时间段上,一个风顺着胡同吹过,卷起了地上的尘土,正迎面飞到胡强的脸上,胡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胡强心里面暗想不好,这小事情要糟糕。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