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获新生 >

第七十六章 【转移乡镇】解禁

第七十六章 【转移乡镇】解禁

凡圣
    价格双方协商的比较稳妥,只是赵总的色拉油厂,所需要的量没有太多,因为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只是从朋友嘴里听来色拉油这个行业是有利可图的。胡强作为过来人来看的话,色拉油行业的确很有前途,但相比之下其他行业要利润少许多。但也不妨碍让赵总做中国色拉油行业的领头羊,毕竟此刻的中国大陆做色拉油的没有几家,宣传上更是没上得去台面的,只要有胡强稍微地用力推他几把,做大做强那也是指日可待的。

    胡强并不想将货压在自己的手上,他准备要灵活利用这份资源,所以思考了一下利弊之后,他与赵总提议要以原材料兑换股份的方式入股他的厂子,虽然那也只不过是无形的资产,但这也就是变相地抵换了现金,如果色拉油厂有所盈利,并且之后能蒸蒸日上的话,那自己必定能赚个盆满钵满。

    赵总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生意场上的利与弊还是能够分清楚的,面前这个年轻人能够将价值达千万的大豆放心地交给自己,并且入股自己的色拉油厂,那是说明他觉得此行业有利可图。虽然说,在盈利的时候会被人分去一部分的利润,但是,与之相连的,自己的色拉油厂万一经营不善亏损了,那对方也要与自己分摊这部分损失,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王寿一对商业这部门东西不是太懂,尽管最近为了迎接赵总这个大老板投资商的到来,恶补了一些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是对于这个学弟和赵总所谈的事情,还是处于云雾之中一般的感觉,摸不到一点的头绪。但是,他似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学弟,不是一般的天才少年。

    由此,王寿一对胡强的观感从之前的羡慕和嫉妒,到此刻的钦佩和赞赏。都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可,他的这位学弟始终红光满面的样子,皮肤上透着光彩,头上也似是罩着几朵祥云一般。

    对于,学长意识当中所见到的冉冉升起的仙气,胡强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的,他此刻只关注的是自己的利益,有人会问是否这样做太自私了点,但天下间人人都是如此,人生就是为自己而活的,何必为此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遮盖自己,那似乎有些欲盖弥彰了。

    赵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经过一阵的激烈讨价还价之后,胡强所要拿出来的大豆,可以抵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当然前一部分是胡强卖给赵总的,那个是要支付现金款的,毕竟他还要向白水河村几个村的村民有个交代。此刻的胡强已经领了身份证,也就是说已经成为有法律效力的成年人了,所以根本就不用监护人来签字一说,他完全自己做主,当然前提是在座的这三个人都不把消息透漏出去。

    这种大笔的股份交易,胡强并没有直接找来一张纸随便写写就了事,因为那并没有法律效力,必须还是要先找个律师来做公证,这样双方才能够达到互信的程度。怎么说赵总也是个走南闯北的能人,没有那些村民们好骗,所以胡强还是走的正常渠道。

    律师朋友王寿一认识一大把,一个电话过去事务所里就派来了个著名的律师,而且是业务与容貌俱佳的那种。不过,从事律师这种职业的女性,是很不容易亲近的,胡强想大概是从业习惯的关系,反正他之前在生意上交往的女性律师都给人冷冷的感觉,各个跟冰雕泥塑的菩萨一样,只能远处看看不能碰。

    集成律师事务所的当家律师刘晓燕,当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服装走进餐馆内的时候,所有的男性生物都不禁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似乎任何的黑暗都无法掩盖住这女人的光芒。胡强可以说从以前到现在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到目前为止这个律师刘晓燕可以在这些女人中美丽的程度能排在第二位。

    至于,胡强心目中的第一位,他还不曾遇到,或许以后会有缘见到,或许永远都不会见到,那只不过是个男人对未来的一种美好憧憬而已,一旦真的实现了生活也会变得没有多大的乐趣。

    自从刘晓燕坐下来之后,她的目光就始终停留在胡强的身上,当她从电话中得知有人要签署商业合同的时候,本来是手上忙着一个要更大一点的业务的,可是听对方说这次是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之后,她就不得不给几分面子亲自来跑一趟,毕竟她的许多业务都是靠着政府部门的关系才得到的,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就是她的工作准则。

    但是,等到真正地接触这份合同的时候,却现合同的另一方却是那么的年轻,从那个政府工作人员的口里得知,他还是个未曾高中毕业的学生,她遇到过许多的各色各样的商人,至今为止胡强是他见过最年轻也是最有魄力的商人,因为他投资了一个一般人不会涉足的色拉油行业,对于年少多金的胡强,她多少还是怀有几分兴趣的。

    对于面前这女人的美丽,胡强似乎抱着欣赏的心情去看的,美女见多了之后其实也就没什么太大的反应,顶多是在心中留下的印象深刻一些罢了。他拿起美女律师刘晓燕起草的合同书,逐字逐句很认真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缺漏的地方之后,才在乙方的位置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笑眯眯地冲着她问道。

    律师小姐,这样就可以了点吗?

    刘晓燕接过了递过来签过字的合同书,简略地在纸张上扫了一眼,以她娴熟的业务来讲,刚才所交代的规格之类的,面前这个少年居然都没有错,她将此种结果称为商人的天赋。但,只有胡强他自己知道,那是他在外贸公司,逐渐地磨练出来的,因为他几乎每天都在与合同打交道。

    当你认为有一件事情很难的时候,建议你先去做一次,那时候你一定会觉得很难。不过,你此时此刻千万不要轻言放弃,继续坚持着让自己做下去,直到能够彻底地完成。等到能够完成了,也不要太过于自满,接着将它完善下去,做到自己闭着眼睛也能完成之后,那么你就会同现在的胡强一样。

    哦,很不错,没什么可挑剔的。

    美女律师难得的开口夸奖了一次人,但是表情依旧是那般冷若冰霜,一边为赵总的合同指导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正在与王寿一闲聊着的胡强。对于此刻的刘晓燕律师来讲,一般的富人在她眼中也就是一些满身铜臭味儿的暴户而已,她与那些人接触完全就是为了工作。而面前的这个少年,不知道散了什么魔力,让自己的始终无法将目光移开。

    尽管,她心中微微有些察觉到不妥,一些电视剧和俗套的小说中,男女主角不都是这样产生了感情的。可,她立刻就从梦幻中回到了理智,看那少年也不过是二十岁的样子,年龄与自己相差未免也太大了,那是有代沟的。

    当然,她的这番自我安慰,并没有让她自己感觉多好,反倒更加使她在胡强的面前行为不自在起来,这对于她这个职业律师来讲,是多么致命的缺点。她没有注意到,可是赵总却觉了。

    刘律师,胡总的合同还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啊,没什么,没什么,都已经签好了,就差赵总你的这份了。

    美女律师刘晓燕难掩自己的尴尬,红着半边脸颊忙心虚地摆了摆手,可就是这番动作也让赵总给看穿了她的心思,不过,赵总藏得住事情并没有点明,只是冲着对方淡淡地一笑。暗地里却是对胡强一阵的羡慕不已,心想这个年轻人居然这么受欢迎,看样子这次与他合作是明智选择。

    赵总,胡总,希望你们这次的合作愉快,要是贵公司有什么业务上,需要我们律师事务所帮忙的,请尽管来找我刘晓燕,我一定是随传随到。

    美女律师刘晓燕献给了在座的三位,一个甜蜜的职业微笑,尽管是这样也使得王寿一和赵总都被迷得神魂颠倒,只有胡强稳稳当当地坐在座位上面,咂着茶杯中的清水,微笑地向他点着头。

    其实,如果换了往常的胡强,他多少也会浮想联翩,谁见了美女那不心动,岂不是成了柳下惠了。可是自从胡强吃了那个紫色丹药之后,就突然自身的定力曾加了许多。按照一些武侠小说常常形容,那就是此刻有一团正气包裹着自己。

    啧啧,多么漂亮的女人啊,也不知道以后谁有福,能把这个女人给娶到手,那可就是有福了。

    王寿一望着离去的美女律师刘晓燕的背影,出一段感慨道。

    老弟,这个姓刘的律师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你我可都驾驭不了这种货色的,再说,人家也看不上你我这种的。

    赵总也是配合地自嘲道。

    赵总,怎么连你也没把握?

    王寿一一脸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以为赵总只不过是开开玩笑,谁想却见他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不是没有把握,而且一点机会都没有。像刘律师这种女人,金钱的多少对于她们来讲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她们是在寻找与自己等价的男人,而且还要看得顺眼的那种。我虽然有点小钱,与一般人比一比还行,真正到了场面上来,刘律师见过的富人要比我见得多很多。

    赵总的事实求是回答让王寿一见识了许多,只见其点了点头认同道。

    赵总是见过市面的人,我们这种刚才大学毕业出来的人,果然还是要和你们这些前辈好好地学习啊。

    赵总谦虚地笑了笑,偷偷地将目光转向了并没插言的胡强。

    如果说,我们在座的三个人中,有谁能够有机会一亲刘律师的芳泽的话,就要是小胡兄弟莫属了。哦,不!现在我应该称呼你胡总才对。

    对于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和,胡强并没太在意,可听他们将矛头指向了自己,只能呵呵地傻笑着,心说老子是没想找女人,不然一大把一大把的。开玩笑是可以,但胡强还是适当了提醒赵总一下。

    赵总,既然我们的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我也该是时候告辞了,那村子里的村民还等着我带回去好消息呢,我要是回去晚了家里人也要为我担心。我回去之后就会到银行办个户头,你的联系方式我已经记下来了,希望你能够尽快地将汇款划过来。

    胡总,是不是你有些太着急了,我的厂子地址还没有定下来,我要你的那些大豆也没什么用,就算你运出来了我也没有地方放啊。不如,你先迟一迟再回去,正好陪着我在市里参谋参谋。放心,你和我在一起的费用,全都由我包了。

    胡强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确是有点失算了,可他又不想干等着,因为他已经离家好久了,也不知道范大成进步了没有,父母是否向大爷王喜民去电话询问没有,总之有许多事情需要他担心。

    我有一个提议,也不知道赵总你有没有兴趣。

    急中生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呵呵,胡总,你是和我太见外了吧,现在合同都已经签好了,你我都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话,直接就说出来好了,我会尊重你的建议的。

    那就先谢谢赵总了,我的提议是你放弃在市内建厂。

    胡强的这句话差点没让王寿一从椅子上栽倒过去,他还准备等着赵总的厂子在这里建成之后,然后自己能够大展拳脚一番,可现在自己的这个学弟却说了这么一个打击人积极性的话,所以他忙接话道。

    学弟,这话是怎么说的?市里的环境多好啊,我看没有别的地方再比这里更适合了。

    王寿一的小算盘,其实赵总和胡强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拆穿他的把戏而已。只见胡强淡淡地一笑,不疾不徐地为他们俩个讲解着其中的道理道。

    其实,学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市里的环境总得来说是要好,基础设施完善,道路交通状况良好。可是,从传统的制造业来讲,却不是最佳的地点。先说市内的地价,往往土地的价格都高居不下,那恐怖的价格就足够你在其他地点建两三个厂子的了,由此大大地增加了初期投资的成本。再来就是劳动力,市里的工资标准要高许多,但他们也并没有比其他地方的工人技术水平上高多少,你我都知道咱们国家的教育水平那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你要指望依靠他们的学历证明工人的能力,那真的是一点也不靠谱,你会现瘸子也能跳高,瞎子也能打篮球。所以,根本没有必要要求工人达到什么标准,对于一般的劳动来讲,只要你花部分时间去培训他们,那就会得到不错的效果。

    最最主要的就是剩下的货源和销售问题,有人会以为在市内的厂子在销售方面会容易得多,其实那是个很大的误区。先,你所要面对的客户就是错误的,我们现在所要做的色拉油行业,是要面对千家万户的,并不能只单单地辐射一个市,或者一个省的市场,我们要做到全国去。同时,还有货源的问题,从下面乡村到市内,路也不算很近,白白地浪费了运输和人工的费用,其实这都是可以节省下来的。

    听了胡强的讲解之后,似乎王寿一也有点开窍了,于是他问道。

    那你说说,还有什么地方适合赵总去投资建厂的。

    胡强笑了笑回答道。

    其实,赵总完全可以将目光再压低一些,你可以和我一同到下面的乡镇去看一看。那里有我们所需要的廉价劳动力,和门前的大量原材料货源,最主要的是地方乡镇政府,一定会欢迎你这个颇具实力的企业家到他们那里投资,毕竟这念头谁都想捞点政绩往上爬一爬。

    赵总沉思了片刻,消化着胡强方才的一席话,他认为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他觉得贸贸然到下面乡镇去,自己根本就一点也都不了解。

    胡总的提议说到我心坎上去了,其实我也早就有这种意愿。只是苦于没有熟悉这地方乡镇的人来带路。胡强既然今天提出来了,那么你可要陪我一同去考察考察。

    赵总,我有个朋友是在三道沟镇政府工作的。你要是我出的这个馊主意有可行的机会的话,那么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起行。

    赵总也不想继续在市里耗着时间,他的每分每秒可都是金钱,厂子晚建一天可就是晚赚一天的钱,而且最重要的是从胡强的话中听出来,他似乎在镇政府中有比较熟悉的人。

    胡总,你的那个朋友,在镇政府从事什么工作?

    呵呵,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不过是个主任,不过,我相信我们的到来,他将不会再是那个职位了。

    赵总呵呵一笑,了解了胡强的意图,原来这小子是有私心的,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只要他能够得到实惠,管你哪个当官的得利。

| 章节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