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汉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重生之我在升级 >

第一四六章 原来是他!

第一四六章 原来是他!

憨豆一号
    第一四六章原来是他!——

    第一四六章原来是他!

    毫无疑问,个人辅助系统的强大之处无所不在,尽管距离十多年后的无线网络传输时代还显得很遥远,但辅助系统却完美无缺的做到了这一点。

    哪怕是离开了图书馆,它照样在平稳的工作,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连上网的,具体的原理周恒也搞不清楚,只能用“主系统出品,必属jīng品”来解释了。

    有了个人辅助系统的直接chā手,周恒所要做的前期准备工作几近全无,尽管直接由辅助系统自主下载会加快研发速度,从而导致周恒本身对诸多学科缺乏足够的了解,不过在周恒看来,真正成大事者,能走路就不用去跑,能站着就不用走,能坐着就不用站着,能躺着就不用坐着!

    既然有辅助系统代劳,又何必还要让他绞尽脑汁去学习呢?

    虽说以他现在的学习速度,学起东西丝毫不费半点力气,可毕竟还是会觉得很疲倦,特别是长时间盯着书去看,过后的疲惫感尤为明显。

    在辅助系统的自动下载过程中,周恒先回到中科院分院的实验室内,叫上三个书呆子,带他们出去吃了顿晚饭,考虑到接下来的时间内,这三人都将不分白天黑夜,不眠不夜的为他卖命,请这三人吃顿饭还是很有必要的。

    说不上是拉拢人心,但起码也不能寒了人家的心,再怎么说也是三个物美价廉的劳动力,周恒可不想让这三人觉得自己是在压榨他们。

    实际上,马立斌等三人并不是太情愿出去吃这顿饭,在这三人眼里,这种行为纯属làng费时间!有吃顿饭的时间,倒不如在实验室里多待上一阵子,毕竟那可是huā高价租下来的,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用上这种等级和档次的实验室呢?

    说到底,这三人还是对周恒的实力没有完全放下心来,至少在小老板自我吹嘘的“国家级实验室”尚未建成之前,这三人是打算抓紧一切时机,争取在中科院这间实验室里获取更多翔实的数据。

    没错,这三人压根就不认为周恒提出的想法可以实现,就凭他们几个也想研发出分子食品?开什么玩笑!

    吃了一顿食之无味的晚饭后,三个人马上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实验室,继续开展下一步的工作——虽说怎样研发分子食品还没什么头绪,但至少可以就三人之前提出的各自想法来研究一番,放着这么好的实验室不好好利用一下,那不是傻的吗?

    由于实验室里不允许有热食品,所以周恒买来不少方便使用的零食,包括矿泉水面包之类的整了一大箱子,打算陪这三人一起度过这个漫漫长夜。

    其实周恒是没必要留下来的,实验室里有他没他都一样,现阶段他还帮不上什么忙,至少在辅助系统的下载尚未结束前,周恒依然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而存在。

    可不管怎么说,留着三个人在实验室里毫无头绪的瞎捣鼓,而他这个主事者却远远地躲在其他地方袖手旁观,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中科院分院下设的实验室不愧是国家级实验室,这里的条件相当优渥,不仅有二十四小时恒温环境,更有专n为研究人员准备的单人休息室和洗漱间。

    å‘¨æ’一看马立斌等三人都顾不上理会他,他也不想去打扰这三人,便独自找了间休息室,先去浴室冲了个澡,接着躺在休息室的chuáng上,准备睡上一觉,想必等他睡醒后,辅助系统的下载也应该完成了。

    å¯å°±åœ¨ä»–正准备躺下之际,忽然感到口袋里的辅助系统再一次抖动起来,周恒拿出来一看,发现“爱疯5”的屏幕上闪出了一行大字——

    å®¿ä¸»ä¸Žä¸ªäººè¾…助系统可保持信息同步更新,请选择是否同步更新?

    å¯ä»¥ä¿æŒåŒæ­¥æ›´æ–°ï¼Ÿè¿™å€’是个大好事,这意味着在辅助系统下载信息的同时,周恒也可以一起接收到相同的信息,就是说,今后不管他想学习什么知识,都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

    è¿˜æœ‰æ¯”这更方便快捷的学习方法吗?怎么看上去……这很像是某部末世电影中的下载式学习方法呢?

    å‘¨æ’摇了摇头,把脑海中那部今年刚上映不久的美国大片驱逐了出去,他实在不敢多想了,万一要是真的发现自己身处于黑客帝国的世界,那他又该怎么办?去当救世主尼奥?还是如同第一部中的人类叛徒那样,选择自我放逐——或者说,是顺其自然?

    è¿™ç§å¯èƒ½xìng让周恒不寒而栗,他不敢去多想,也想不起。

    å¥½åœ¨ä¸»ç³»ç»Ÿä¼¼ä¹Žå¯Ÿè§‰åˆ°äº†å‘¨æ’情绪上的剧烈bō动,通过腕表shè出一道投影,那上面也是几个大字——

    æœ¬ç³»ç»Ÿä¸ŽåŽŸå§‹è½åŽçš„黑客帝国世界毫无关系,请宿主不要将两者相提并论。

    ä¸çŸ¥ä¸ºä»€ä¹ˆï¼Œåœ¨çœ‹åˆ°è¿™ä¸€è¡Œå­—的同时,周恒心里忽然松了口气,无论主系统是否在作假,至少现阶段他还能寻找到一种安全感。

    æƒ³é€šäº†ä¹‹åŽï¼Œå‘¨æ’又通过查询功能获悉了信息同步更新的代价——扣去宿命点20!

    å°½ç®¡å°šä¸æ¸…楚宿命值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但区区20点宿命值,即使扣除后他也还有158点,这是他完全可以接受的代价,是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

    å†ä¸€æ¬¡æ‰£é™¤äº†20点宿命值,周恒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一切如常,浑身上下并无异样,看样子要想搞清楚这东西具体代表了什么,就只能留待他升至10级后再说了。

    é¦–次进行信息同步更新,宿主可能会感到一定的不适感,请尽量忍耐!

    ä¸€å®šçš„……不适感?

    å‘¨æ’心头一颤,一种不祥的预兆涌上心头,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也让他委实为自己的草率选择感到后悔不迭。

    æ ¹æ®è¾…助系统的提示,他平躺在chuáng上,将其放在了自己的额头前沿——也就是脑©n上。

    ä¸‹ä¸€ç§’,周恒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隐隐中似乎闻到了一股烧焦的烤ròu味……

    è½åœ¨å¤–人眼中,此时的周恒浑身上下电弧缠绕,就像是一个碰触到高压电的倒霉鬼,处处火星四溅,有几处甚至还冒出了青烟!

    å¦‚果可以的话,周恒很想发出一声惨叫,这辈子他还是头一次知道被电击的滋味如何,且还不是一般的电击强度,他可以肯定,自己正在遭受的电击强度绝对不比警用电警棍来的逊sè,至少也有数万伏特!

    æ— å¥ˆæ­¤åˆ»èº«å¤„于实验室中,要是大喊大叫的引来了外界的关注,只怕他是有嘴也说不清了,像这样诡异的灵异现象,nòng不好他就会直接被送进另一间实验室去充当小白鼠了……

    å¥½å§ï¼Œè¿™äº›éƒ½æ˜¯å‘¨æ’自己吓唬自己的想象,可不管怎么说,他的确不想让那三个书呆子瞧见自己现在这副惨样,这无关尊严,纯属他自己的心理在作怪。

    ç”µå‡»æŒç»­äº†å·®ä¸å¤šåŠåˆ†å¤šé’Ÿï¼Œå¥½åœ¨å‘¨æ’如今的**强度堪比远古猛兽,绝非一般人能想象得出,要是常人身处于这样的电击,恐怕在瞬间就会陷入昏厥,而周恒则只是感到浑身剧痛难忍,以至于让他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而他本人反倒变得更jÄ«ng神了。

    å°¼çŽ›ï¼è¿™æ˜¯æƒ³æŠŠå“¥ä»¬å„¿ç”¨ç”µçƒ¤ç„¦å—?

    å‘¨æ’暗骂一声,微微颤抖者用手指äº†ä¸€æŠŠè…•è¡¨ï¼Œè°ƒå‡ºäº†ç³»ç»ŸæŸ¥è¯¢åŠŸèƒ½ã€‚

    å½“个人辅助系统与宿主完成脱离后,要想完成首次信息同步更新,必须将宿主本体生物电流强度调节至和辅助系统保持同步状态……

    å•°å—¦äº†åŠå¤©ï¼Œä¸»ç³»ç»Ÿå‘Šè¯‰å‘¨æ’的其实就是一句话:活该你丫被电了!想要不劳而获吗?那是有代价滴!还想着什么都不做就能掌握各种信息知识?做梦去吧你!

    å°¼çŽ›ï¼å’±ä»¬èµ°ç€çž§ï¼

    å‘¨æ’内心深处颇为悲愤的发出一声怒吼,旋即深吸几口气,暂时将这股怨气压了下来,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实现信息同步更新,否则他岂不是白遭了这么大的罪吗?

    è¿˜æ²¡ç­‰å‘¨æ’继续问个清楚,就感到眉心处的印堂xùe传来针针刺痛,随即便有大量的信息涌入了脑海中,这股信息量宛如汹涌而来的洪水,瞬间就冲垮了周恒大脑中的防御保护机制。

    ä¸‹ä¸€åˆ»ï¼Œä¸ç®¡å‘¨æ’是否愿意,各种信息都像cháo水般不断涌入他的脑海,说的难听一点,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正在便秘,结果却有一个无良疯子在用手指捅他的菊huā……

    é€ æˆçš„结果就是,之前的便秘还没结束,就有外来物硬生生的挤进了他的菊huā里,让他痛上加痛、几yù发狂!

    å¦ç™½çš„说,要是周恒可以未卜先知,得知这就是所谓的“信息同步更新”,那么就算有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也未必肯同意这个见鬼的选择,他宁可huā费更多十倍、百倍的时间,去自己学习掌握这些知识,也不愿意被这种可怕的方式“强迫xìng”、“被动xìng”的学习。

    è¿™ä¸€æ¬¡ä»–受的罪可着实不轻,之前**上的伤痛还未完全缓解,随之而来的便是jÄ«ng神上的折磨,且从目前的状态来看,估计还得再持续几个小时不可。

    è¿™ä¹Ÿæ˜¯æ˜¾è€Œæ˜“见的,辅助系统本身接收到的信息进度条也只有30左右,作为与其同步更新信息的周恒来说,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一点都不好熬。

    ä¸çŸ¥é“是不是老天有眼,听到了周恒的怨言和……咒骂,总之,在信息同步进行了不到三分钟时,周恒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恐怖的折磨,他两眼一翻白,干脆又直接的昏死过去。

    ä¸Žæ­¤åŒæ—¶ï¼Œå¸‚电视台城市之光栏目的主持人赵欣,正在和一个人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周恒。

    å¯¹äºŽèµµæ¬£æ¥è¯´ï¼Œå‘¨æ’给她的观感极为复杂,他不仅仅只是一个“弟弟”的形象和角sè,更是一个能让赵欣觉得投缘和有趣的小家伙。

    è¦ä¸æ˜¯å› ä¸ºå‘¨æ’的年纪实在小了点,足足比赵欣小了一半,她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接受这样一个男人来作为自己下半生的……另一半!

    å½“然,前提是周恒的年龄要和她相衬,哪怕只是比她小上一两岁,赵欣都认为自己可以接受,可要说小了足足十几岁……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æ­¤æ—¶æ­¤åˆ»ï¼Œå’Œèµµæ¬£åœ¨ç”µè¯ä¸­è®¨è®ºå‘¨æ’的人,其实也是一个他曾经的“熟人”。

    â€œæ¬£å§ï¼Œä»–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唔……我不信!那小子可坏了,上次我让他去见见我家老爷子,可你猜他怎么着?他不但半中途变卦了,还把老爷子手底下的好多小兵给收拾了,收拾的还tǐng惨的,一点面子都没给老爷子留,老爷子可生气了,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呢!”

    â€œè¿˜æœ‰è¿™ç§äº‹ï¼Ÿå“ˆå“ˆå“ˆå“ˆâ€¦â€¦å¥½å¥½å¥½ï¼Œæˆ‘不笑就是了,不过……呵呵,还真像这小子能干出来的事,不过你也是,干嘛不在去之前说清楚呢?周恒那小子的xìng子不比常人,我看他的戒备心理不是一般的强,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被人骗过,反正啊,要想取得他的信任,可不是件容易事呢……对了雪琪,你上次说看中一个高手,不会就是指的他吧?”

    â€œæ²¡é”™å•Šï¼Œå°±æ˜¯è¯´çš„他,不过……唉,那小子不给我这个面子,所以到头来我也只是白忙了一场,结果什么都没得到,我找来的那几个人也不争气,比赛打得一塌糊涂,把我的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â€œå‘µå‘µâ€¦â€¦â€èµµæ¬£æ‘‡å¤´è½»ç¬‘,心里其实是不以为然的,一个nv孩子不管xìng格有多野,哪怕像©ng萌那样过于夸张的,但也不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男人来说,你的身份来历背景本事……等等外在都不重要,首当其冲的一件事,你终究还是个nv人!

    æˆ–许有肯为五斗米折腰的男人,也有那些腰酸tuǐ软耳根子软的男人,但那些男人中绝不包括周恒!

    ä»¥èµµæ¬£å¯¹å‘¨æ’的了解,这小子绝对是个软硬不吃的货sè,别看他还只是个男孩儿的年纪,可心肠之硬,让见多识广的赵欣都为之胆寒不已。

    æƒ³æƒ³ä¹Ÿæ˜¯ï¼Œå¿ƒè‚ ä¸ç¡¬çš„人,能接二连三的干出那些“大事”吗?

    ä¸è¯´äºŒçŽ‹æžå…¶æ‰‹ä¸‹ä¸€ç¥¨äººçš„惨遭分尸,单说咖啡屋中的那件案子,就让赵欣足足想了一个星期,到现在都还没想通。

    èµµæ¬£å°±æ˜¯ä¸æ˜Žç™½ï¼Œå‘¨æ’不过是个十六岁大的少年,他这从哪养成的硬心肠呢?

    å½“然,本着“看你顺眼,你所做的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这样的原则,赵欣对周恒的观感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她始终对周恒另眼相看,这一点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明白。

    è¿™ä¸–上之事就是如此奇妙,看对了眼的人,互相之间都会潜意识的为对方抹去缺点、并把对方的优点着重放大。

    åœ¨èµµæ¬£çœ¼é‡Œï¼Œå‘¨æ’就是一个生活在都市中的现代奇人,不管有什么异事发生在他身上,赵欣都不会觉得奇怪。

    æ­£åœ¨å’Œèµµæ¬£é€šè¯çš„电话另一端,正是不久前曾和周恒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少nv陆雪琪。

    è¯´èµ·æ¥ä¹Ÿå·§ï¼Œé™†é›ªçªè‡ªå¹¼ä¾¿å’Œèµµæ¬£ç»“实,双方的父辈是同辈人,只是因为陆家老来得子,这才使得陆雪琪的年龄和赵欣相差甚远。

    è€Œä¸¤äººä¹‹æ‰€ä»¥ä¼šæŠŠè¯é¢˜æ‰¯åˆ°å‘¨æ’身上,起因还在陆雪琪身上。

    è‡ªä»Žä¸Šæ¬¡å‘¨æ’从军区大院中“逃离”出去后,陆雪琪很快就被家人送回了京城。

    ä¸´èµ°å‰ï¼Œå¥¹è™½ç„¶ä¹Ÿæ›¾æ‰˜ä»˜å¹¶ä¸€å†å®å˜±é™†å®¶è€çˆ·å­â€”—也就是她的太爷爷替她寻找周恒的踪迹,试图在事后联系上那个让她难以忘怀的神奇小子,无奈她的太爷爷自觉丢了面子,嘴上答应的tǐng好,但怎么也不肯做出实际行动。

    è¦æ˜¯é™†å®¶è€çˆ·å­çœŸçš„肯出手,别说周恒就生活在金州本地了,哪怕他就是生活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也未必不能找到他这个大活人。

    è¯´åˆ°åº•ï¼Œè¿˜æ˜¯å› ä¸ºå‘¨æ’那天在军区大院出入如无人之境,大大伤了老爷子的自尊心,从而使得这位老者“无意中”忘记了自家小宝贝jiāo代的任务。

    é¢å¯¹è€çˆ·å­çš„不配合,陆雪琪又能如何呢?甭看老爷子很疼她,可那是因为她最得老爷子的宠,老爷子的xìng情她是最清楚不过的,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那是说着玩的吗?

    è€çˆ·å­è¿™å€”脾气上来了,就是最得宠的陆雪琪也奈何不得。

    æ—¢ç„¶æ— æ³•é€šè¿‡è€çˆ·å­å¯»æ±‚帮助,陆雪琪也只能把主意打在赵欣的身上了,虽说近年来的走动不勤,可不管怎么说,赵欣也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姐姐”。

    åœ¨è¿™ç§æƒ…况下,陆雪琪一个电话打到了赵欣这里,当她说出自己想要找个人,甚至没说出那人的姓名,仅仅只是形容了一下他所做的奇人异事,赵欣就紧随其后的追问她,要找的那人是不是叫周恒。

    é™†é›ªçªé—»è¨€å¤§æ„Ÿè¯§å¼‚,她险些以为是家人把自己的小秘密给泄lù出去了,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种想法不太可能,便耐下xìng子和赵欣细细聊了起来。

    è¿™ä¸€èŠä¸¤äººæ‰å‘现,原来她们说的还真是同一个人,且都有种说不出的惊讶,但又隐约觉得……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放在周恒身上,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â€œæ¬£å§ï¼Œæ±‚你件事行吗?”陆雪琪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开口问道。

    èµµæ¬£å¿ƒé‡Œå’¯å™”一下,从小这丫头只要用这种献媚的语气和她说话,就准没好事!

    â€œè¯´æ¥å¬å¬ï¼Œèƒ½åŠžçš„我就帮你办了,不能办的……你就是求我也没用。”

    ï¼ˆè¯è¯´æ˜¨å¤©çš„狂风暴雨真够厉害的,整整十几个小时,据说今天晚上还有,台风从家©n口经过的人你伤不起啊……)

    â€¦â€¦

| 章节目录 |